古墓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认清了不可能以笔为生的现实后,反而能更坦然地去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带任何功利心地取悦自己,也算是好事。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

【提珊】Both Sides Now(上)

提珊现代AU

1

也有合适的结婚对象,只是珊莎没机会抓住。豪门间的联姻虽说本质是交易,但以珊莎先前的条件,对象的外貌还是能挑一挑的。也是她自己不好,不听罗柏的劝告,为了给乔弗里留下好印象陪他去参加什么深夜派对,被人灌酒喝得烂醉后糊里糊涂被一个黑头发的家伙拖进小巷。

说来好笑,第一次见到未来丈夫的场景就是在脏兮兮的小巷子里,她坐在潮湿的路面上背靠着垃圾桶,身上的衣服被撕开来,冷风一阵阵撕扯着皮肤,凄惨模样被前去寻找侄子的提利昂尽收眼底。珊莎本能地想要感谢他给自己披了件衣服,不至于在警察面前把所剩无几的自尊丢个干净。

之后的事情就顺利多了,没人愿意接受一个连被谁夺走初夜都不清楚的未婚女孩,...

15 44

【lunyx】夜色温柔

也许是夏夜的蝉鸣太聒噪,露娜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

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她躺在后座上,车窗外还是一片黑暗,身上披着的尼克斯的外套还很平整。直觉让她判断此刻还是深夜,没什么事情发生,这只是逃亡途中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

但是尼克斯去哪了呢?她突然想起这件事,往常尼克斯应该是睡在驾驶座上,但若是尼克斯还在车里,刚才她环顾四周的时候,他就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了。

半夜出去乱晃不是什么好主意,露娜也对自己解释了尼克斯完全可能是为了很普通的理由离开那么一小会。她安静地陷入座椅,四周一片黑暗,蝉鸣异常响亮地在车窗外盘旋,她闭着眼睛烦躁地翻身,沉默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般坐起身来。

打开车门,凉...

5 11

少时看虐不眨眼,老来偏爱傻白甜

玩游戏不先看个实况,除了学不会行云流水的骚操作(看了也学不会)以外,最大的风险就是容易被剧情捅了个透心凉,特别是育碧游戏。

没错ubitch我说的就是你。

ACU简直捅穿了我所有虐点,不仅仅是结局,阴差阳错死亲人什么的就不谈了,就说亚诺刚被兄弟会驱逐那会,胡子拉碴地跑去凡尔赛宫找表,一边走还一边看见过去的幻影,配上忧郁的蓝色调,哎哟我的妈,当时我就虐傻了,连忙来两发狂暴剑看小兵自相残杀调剂心情。

对我来说孑然一身并不是最残酷的,如果主角从一开始就心怀天下,想要成为救国救民的刺客导师,那么他的失去只是为了实现目标所付出的代价,他自己也能接受这个。但是亚诺完全不是这种情况,他从一开始就是个小...

3 2

【wondersteve】哭声

现代au,普通人设定


接到电话的时候,戴安娜刚从噩梦中惊醒。急促的呼吸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她下意识地环顾四周,透过落地窗能看见清晨微白的天空。

她听见电话里的人在说着什么,公事公办的语气,她木然地听着,“飞机失事”“我们很抱歉”之类的话快速掠过她的大脑,她还没想好要回答什么,只是应答了几声,答应去警局辨认遇难者,等她反应过来,听筒里只剩空洞的忙音嘀嘀作响。

她盯着落地窗出神,天还不很亮,玻璃上尚能看见自己的倒影。她在回忆史蒂夫最近一次在这里留宿,也是天微微亮的时候,她睁开眼看见他站在窗边,残留的睡意令她看不真切,朦胧中他的背影模糊而遥远。

“史蒂夫?”

“没事,你继续睡吧。”...

3 26

【lunyx】她比烟花寂寞

感谢 @NIGHTCALL 太太画的露娜穿王之剑制服的图,太好看了让我忍不住想写点什么。

她坐在月光下。

烟火爆炸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天际传来,她没抬头,闪烁的花火交错着在她脸上映出色彩,却令她的表情更加模糊。

窗外还有响亮的欢呼声,露娜知道他们是在庆祝什么,大约是路西斯的胜利。她轻笑一声,想起来自己刚刚在庆典上喝了很多酒。

尼克斯不喜欢她喝酒,因为她喝了酒总是容易头疼。但她总是要出席那些晚宴的,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在她回来后用手掌托住她的脑袋,手指轻柔地按压,舒缓她的痛感。

她用手支着头,半眯着眼睛浅浅地笑起来。她简直能想象出尼克斯见到她这幅样子会是什么表情,他带着无可奈何的叹气就在...

4 14

如果让我评价,我会说狩魔猎人是一种奇怪而矛盾的物种。

生为人类,为了成为狩魔猎人而进行变种,成为介于人类与魔物之间的存在。大多数时候人类排斥厌恶他们,随便走在路上都能听见路人吐口水的声音和令人不适的窃窃私语。唯有出现普通人无法匹敌的怪物,需要借助狩魔猎人强大的力量之时,才会在告示板上贴一张委托书,明码标价,花钱消灾。

这很讽刺,无论是对于人类还是狩魔猎人。人类由于自身的弱小而不得不依靠厌恶之人。狩魔猎人为人类所不容,却依旧依靠人类的委托为生,甚至也可以说不完全是为了金钱,毕竟他们就是为保护人类而生。

以冷漠表情应对周围的一切,不关心任何事,只完成委托人交付的任务,举起利剑一次又一次砍向鬼...

6

【Clex】Irresistible

要避免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克拉克对他的所作所为习以为常且不发表任何言论就可以了。但是,很遗憾,他似乎只做到了习以为常。

莱克斯几乎是愤恨地推开桌上的瓶瓶罐罐,完全无视了如此草率地对待这些化学药剂可能会造成的严重后果。他现在全身心投入到对克拉克·肯特的怨愤中,尽管这件事的源头可能还要追溯到他自己身上。

他打心底里否认自己是个喜好杀戮的恶魔,杀人只是一个高效解决问题的办法罢了,所以他只是很平常地做了这件事,为了自己——

“谁让他们非要把我踢出董事会!”莱克斯的音调尖利得不正常,一向惨白的脸被实验室的灯光打得阴恻恻的,令克拉克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前几天才看的恐怖片。

“你不能就...

29

【lunyx】平行世界的平安喜乐(3)

*本章含血腥描写,微虐


3.职责所在

铁锈的味道在口腔里漫延,尼克斯艰难地咳嗽着,想要摆脱掉这股恼人的味道。

腥甜的气息从喉头涌上来,直冲着鼻腔,尼克斯睁开眼睛,终于明白口腔里的铁锈味从何而来。

他微张嘴唇,一股鲜血涌了出来。

动了动手指,他有些奇怪自己的手为什么贴着地面,接着他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正躺在地上。手掌一片猩红,他分不清这是谁的血。

这样不行,站起来。他的本能在大脑里严厉地提醒自己。魔导兵就在附近,他能听见那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他想象着那些诡异的机械一个接一个踩过自己的手掌,骨骼碎裂的声音混杂着耳鸣刺痛他的鼓膜。

他摇摇头从幻觉中清醒过来,身体使不上劲,巨大的压迫感令他...

3 6

【lunyx】平行世界的平安喜乐(2)

2.离别之前

积水汇成一条小河从屋檐上坠落下来,形成一道透明的水流,混杂在暴雨中噼里啪啦砸向地面。

尼克斯小跑着朝出租屋走去,他没带伞,被雨淋得有些狼狈,不过这种事他也习以为常。

打开门看见一双熟悉但不属于这里的鞋子,尼克斯了然地笑笑。秀气的女式运动鞋沾满泥水,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他猜测鞋子的主人可能像他一样没有带伞。

浴室里传来响动,尼克斯往门口看了一眼,模糊的音乐混杂着水流声透过门板传到耳边。

他记得这首歌,露娜独自待在这里的时候,总是会开着手机用最大音量一遍又一遍地放这首歌。

I want your love,I want your love.

歌词仍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

2 9
 
1 / 11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