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Kingsman】Born to Die (3)

第二章在此http://guomor.lofter.com/post/1d472f58_7b2c0ec


长久沉睡的人,有些是无法醒来,有些是不愿醒来。

距离V day已经过去多久,Roxy也不记得了。她每次出完任务都会去和Eggsy聊会天,跟他说说最近身边的小事,比如Percival又一次申请退休被拒,Merlin又换了一款据说效果非常好的热销生发水。

“我觉得Merlin抹什么生发水都没用。”Roxy咯咯笑着,一边削苹果一边说。Roxy不说话的时候,房间里陷入沉寂,只有心电图安静地闪烁着一条又一条曲线,告诉所有来看Eggsy的人他还活着。

事实上现在也没有多少人来看Eggsy了,Merlin有很多工作要忙,Kingsman内部也需要规划。Eggsy的母亲在知道自己的儿子可能会无限期沉睡下去的时候彻底崩溃了,带着女儿离开了伦敦。Roxy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们去哪了,人生辛苦,谁不想逃避,然而那么多年不堪的家庭生活Eggsy不也坚持下来了吗。

“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快点醒过来,那个公主每次提到你都会感动地抹眼泪,你真应该亲眼看看。” 每每提到公主,Roxy都会感叹命运的不可捉摸性。那天在成功阻止世界人民进一步自相残杀并干掉Valentine之后,所有人包括Merlin都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Valentine还有最后一步计划,他设置了在他死后启动的自毁程序,山洞在他心跳停止的一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炸坍塌。Merlin破解了牢门密码,人质们纷纷逃跑,而Eggsy恪守Kingsman的准则,护送人们上Merlin的飞机。

直到他发现公主没有跟上来。

Roxy忘了她当时是怎么说的,但她清楚地记得耳机传来Merlin声音中明显的焦虑:“来不及了,Eggsy。”

“如果是Harry会怎么做?”Roxy甚至听不出Eggsy的紧张,她觉得Eggsy一点也不紧张,他自信能救出公主,或是他已经知道了结局。


“Eggsy......”Harry想说什么又停下了,看着Eggsy的眼神悲伤又温柔。

“哦,我都忘了,这一切早就结束了。”

“你真的蠢到无可救药了。” 一瞬间Eggsy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还在Kingsman为当上Lancelot而奋斗的时光,那时候Harry没少批评他,伦敦腔的优雅和英国人特有的犀利言辞结合在一起有种特别的杀伤力,好几次Eggsy都被Harry嘲讽得面无人色四肢僵硬。

“但是我这次还是做了正确的选择。”Eggsy稍显骄傲地挺了挺胸,嘴角也弯起弧度。

“救人却无法自救,这不是一个合格的Kingsman会有的行为。” Harry还是那么严肃,和Eggsy辩论起来一丝不苟的正经模样,说的话是否定的,但Eggsy可以感觉到他眼底的笑意。

“好吧......”Eggsy投降似的举起双手:“你得承认这有一部分运气的因素。”


Eggsy遇难有一半原因是意外。

公主的牢门被落下来的石块卡住,Eggsy及时赶到将公主救出后,看了看手表心想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然后他就被天花板上不断掉落的石板完全命中。Eggsy感觉自己正在被身体内部冒出来的温热感包围,公主的样子变得模模糊糊的,但还能听见她的尖叫。

“快走......一直往前......快走!” Eggsy庆幸公主很听他的话擦干眼泪头也不回地跑了,这大概是王室特有的自控力和人本能的求生欲望。Eggsy最后记得的就是碎裂的眼镜镜片,以及耳畔Roxy压抑的啜泣。


“我还指望能和那个公主来些罗曼蒂克的桥段呢。”

“英雄救美本来也是很浪漫的,前提是你没有狼狈地倒在地上涕泪交加。”

“我没有涕泪交加......”Eggsy想反驳什么,Harry无视他往远方走去。

事实上Eggsy环顾四周后发现这里除了白色就是白色,一片白茫茫的光芒,又不像日光那样明亮温暖,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 Harry就这样在一片虚无中向不知名的前方行走,步履优雅缓慢,仿佛只是在平常地散步。Eggsy快步跟上,步调懒散,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漫不经心。

“我们这是去哪?”

“你知道你该去哪吗?” Eggsy低头不说话。

“一切已成事实,你无法回到那天去拯救我,但我还可以再保护你一次。”Harry少有地显露出自己的温柔:“Eggsy,你必须回去。”

我不想离开你。Eggsy听见自己的心跳有力地组成一个句子在胸腔回荡,他几乎都要脱口而出,然而他并没有攒足与Harry对视的勇气。

一次又一次,在虚无的幻境中回到Harry离开的那一天,挣扎,反抗,死亡,可笑的是即使是幻觉他也无法留住Harry。但最可笑的是,即使留住,也不会是真的。

Eggsy终于抬头,他的嘴唇在颤抖,眼睛里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落,Harry伸出手拍了拍Eggsy的肩膀,力度介于敷衍和深情之间,Eggsy想再靠他近一些,想拥抱他,然而Harry只是保持着一样的姿势,没有靠近也没有推开。

Eggsy突然有些绝望,这种绝望的感觉比起之前发现自己身处幻觉还要难受,像是细线勒住脖子,一圈又一圈,并没有到要取人性命的地步,却令他难以呼吸。

“Harry,既然这一切都是幻觉,那我现在说的话应该也不会被你当真吧?”Eggsy竭尽所能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快随意。 Harry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好像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如果不想我靠近,至少也要推开我啊。”Eggsy慢慢后退,退到足够远的地方,他并不在落泪,脸上却浮现出比眼泪更令人心碎的笑容。

“一直在逃避的明明是你。”

Harry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千言万语似乎都要涌出来,却在最后关头消亡于无声。只是一瞬间,Eggsy被黑暗吞没,Harry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自愿堕入又一次轮回。


Harry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他既没有想对杀死自己的Valentine加以人身攻击,也没有想对Merlin等仅存的几位圆桌骑士托付一下自己未竞的心愿。他看见死神从很远的地方向他走来,穿着正式而肃穆的黑色套装,面容苍白眼神清澈。

一瞬间他想到了Eggsy。

“你想对我做什么?”Harry很平静,平静得不像是一个死于非命的人。

“什么都不做,”死神的语气和他的表情一样冷漠:“我只是一个引路人。”

Harry注视着死神的眼睛,他的目光虽然清澈却不天真,像是看透生死般的坦然,而Eggsy则是小狗般的天真单纯。想到这儿Harry不自觉的笑了一下,然而笑容很快就黯淡了。

“如果我拒绝离开呢?”

死神并不惊讶于Harry的提问,大概他已经见过太多不愿就这样对命运低头的人了:“你会一直留在这里,毫无痕迹地在人间徘徊,直到你愿意离开。”

“不论多久你依然会来引路吗?”

死神终于直视Harry的双眼:“灵魂在不属于自己的空间逗留,会逐渐消亡。”

长久的沉默,死神并不催促,只是跟随着Harry的轨迹一路来到他的家,Harry下意识地想要敲门,顿了一下径直穿墙而过。

不出他所料,Eggsy在哭,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后倒在沙发上,一点也不在意价值不菲的名贵毛毯,他缩在沙发一角抱住毛毯嚎啕大哭。

Harry就这样看着Eggsy,直到Eggsy累了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眼角滑落一滴泪水。Harry坐在他身边,手抬起又放下,最后还是轻柔地落在Eggsy的脸上。

“我还不想离开。”Harry的目光久久停留在Eggsy的脸上,死神只是看了他们一眼,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过去了好几天但又好像只是一瞬间,Harry看着Eggsy用市井小混混的方法干掉Arthur,看着他终于西装革履成为一个绅士,看着他像一个合格的Kingsman以一当十,最后,看着他被岩石吞没。

Harry很感谢Roxy,这个坚毅的好姑娘在第一时间率领救援队在随时可能再次坍塌的山洞中不眠不休地奋战了整整三天三夜,终于找到了Eggsy。他还记得Merlin劝Roxy为了自身安全离开时她的回答:“我至少要找到他的遗体。”

很幸运,Eggsy没有死,很不幸,他或许再也不会醒来。

但他还活着,至少这带来了希望,对于Harry和Roxy来说都是。

第二次看到死神的时候,Harry不可避免地有些恐慌。

“你是来为Eggsy引路的吗?”

死神只是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任何话,他径直穿过墙壁来到隔壁病房,Harry一时好奇也跟了上去。原来隔壁的病人过世了,和Harry不同,那位女士欣然接受了死神的指引,尽管她看上去还很年轻。

“您还这么年轻,真是遗憾。”Harry彬彬有礼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女士回以优雅的微笑:“没关系,我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我在几年前就因为车祸成为植物人,在我躺在医院的这些年,家人接连遭遇不幸,我的母亲也在今天早上离开人世,我想我也没有再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Harry目送死神指引女士的灵魂飘然远去,难以言喻的担忧占据他的思绪。他凝视着Eggsy的脸庞,细长白皙的指节轻触Eggsy的皮肤——虽然没有任何感觉。

死神不知何时再度降临。

“你怎么来了?”

“你召唤了我。”

Harry愣了一下,良久缓缓开口:“我想知道如何唤醒Eggsy。”

“他深陷梦境。”死神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不顾Harry的表情,自顾自不见了。

一开始Harry不知道该怎么做,死神也没有再出现给他指引,一直到某天Harry再一次长时间注视Eggsy的时候,他感觉身边的一切逐渐发生变化,从病房毫无生气的苍白演变为从前他熟悉的家。

他看见活蹦乱跳还穿着小翅膀运动鞋的Eggsy,明白自己身处梦境。Harry不是没尝试过告诉Eggsy现实,让他立刻醒来,然而Eggsy不是大喊大叫就是一脸不相信,最后的结局依旧是自己被杀脱离梦境,然后在Eggsy再次开始轮回新的一天时莫名进入梦境。Harry得出结论,除非Eggsy自己清楚意识到现实,否则他无法醒来。他只好配合Eggsg循环自己被杀的那一天,用种种细节的不同提示Eggsy这并非真实世界。


Harry眼前的景象又再度恢复成病房苍白冰冷的墙壁。这持续不了太久,在太阳升起之前,他就会回到Eggsy的梦境里。只是这次他不确定Eggsy是否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

他的目光落在Roxy身上,Roxy正面带微笑絮絮叨叨地冲Eggsy说着什么。他站在一旁听了一会,听到Merlin的生发水,他也笑了。

他突然觉得有些累了,或许自己在人间逗留太久了。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回过神来四周已经发生变化,他驾轻就熟地换上居家服,镜子里的自己熟悉又陌生。他想起最后一次和Eggsy对话时他的眼神,并不是看不见他的绝望。

Eggsy应该很快就会过来,这么想着Harry开始煮咖啡,不出所料敲门声响起,Harry打开门,出乎他的意料,门外的Eggsy看上去既不惊讶也不困惑,反而异常冷静。

“进来吧。”

Eggsy进门,熟练地进厨房端起属于自己的那杯咖啡,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猜猜我昨天晚上梦见什么了?”

“什么?”

“这些,”Eggsy伸出手指,四下漫无目的地指来指去:“都不是真的,我在做梦。”

Harry直视Eggsy的眼睛,他的眼神里有些莫名的期待,Harry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么,你相信吗?”

Eggsy不再说话,他把自己整个人陷进软绵绵的沙发里。

Harry突然想起第一次带Eggsy去裁缝店的时候,他们站在镜子前,他站在Eggsy身后看着镜中的Eggsy,那时候的他充满好奇,看他的眼神也是敬畏多过依赖。

“该去裁缝店了。”Harry站起身,走到Eggsy旁边催促他。Eggsy不情愿地撅着嘴,还是利落地站起来了。

他们并肩走着,街道空旷而寂静,能听见的只有他们自己的脚步声。Harry保持绅士应有的沉稳步调,Eggsy在他身旁默默跟随,不似往日活泼了。

阳光隐藏在层叠的云朵背后,流露出的只有不刺眼的温柔余光。

“还是伦敦的阳光正好,”Eggsy终于出声,对着太阳评头论足:“肯塔基的阳光太刺眼了。”

“那里的人都太浮躁了。”Harry也评论了一句。

之后一路无话,他们就这样沉默着走进Kingsman的试衣间,那面大镜子一如当初。Harry站在Eggsy身后,看着自己也看着Eggsy,目光深情而温柔,仿佛在看世间所有美好。

Eggsy看见了Harry的眼神,他转过身直视Harry的双眼,让他明明白白看见自己眼里的期待,他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但Harry看见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Harry有些头痛。他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但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至少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一切都太晚了。

但至少这一次,命运给了Harry足够的时间告别。

Harry没有说话,Eggsy感觉到来自后背的力量,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Harry拥入怀中。

时间仿佛静止了。

Eggsy非常用力地抱住Harry,好像稍一松懈Harry就会消失不见。他想告诉Harry留下来,想告诉Harry自己无法离开他,他甚至想告诉Harry自己已经爱上他了,但最后他说出口的只是一句又一句不成调的呜咽,他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哭了。

Harry耐心地擦去Eggsy脸上的泪水,周围的一切逐渐破碎,白色的光芒越来越靠近他们。Harry用最后的力气凑近Eggsy的脸庞,在他的唇上留下很轻很浅的一个吻。

“永别了,Eggsy。”


The End

评论(4)
热度(9)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