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Newtmas】凌晨一点钟

日常AU,雨天的怨念产物,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cp:Newt/Thomas

雨刷还在来回摆动,密集的雨点连续不断地砸在车玻璃上,粉身碎骨后下落拖出一条长长的水痕,像不规则的伤口,扭曲了Newt的视线。

Newt也不知道自己盯着这些毫无意义的痕迹发呆了多久,他启动了车子却没有开,只是在安静的车厢内沉默着,任由思维将他扔向混乱。

混乱起源于一场毫无意义的新生派对,Newt和他的口音一样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他的朋友Minho创下了自高中以来,在派对上迅速结交朋友的新记录。当Minho摇晃酒杯,一边揽着他的肩膀一边摇摇晃晃地把他拖到一个黑发男孩身边的时候,他觉得这个派对终于开始有意思了。

他叫Thomas,他深色的瞳孔安静而真诚,他笑起来温暖充满活力,他伸出来的手有不少汗,他喝酒的时候喉结微微滑动,让Newt下意识地心动。

“你会喜欢他的!”Minho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拍拍Newt的肩,然后迅速隐匿在一帮辣妹中。Thomas好奇地看了Minho一眼,视线回到Newt身上,用食指轻轻挠着脑袋,困惑地露出微笑。

陷入混乱在那个夜晚之后,Newt认识了那个叫Thomas的男孩,有了他的联系方式,开始用各种理由约他出来,两个人或是带上Minho。他们会一起喝酒,看足球,聊天,打游戏,甚至喝多了在街上冲着路过的美女吹口哨----虽然清醒后发现所谓的美女只是一棵树。

但Newt有不会说的事情,掩藏在笑容和平静面庞背后的感情正如潮水般将他淹没。Thomas在他的脑子里不断出现,在他眼前不断出现,阳光下贴在额前的碎发,眨眼时轻轻颤动的睫毛,纠缠不清的想念。

“Tommy。”耳语般的叹息,Newt泛白的指尖距离Thomas湿润的嘴唇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像无声的结界,不能触碰的存在,收回手,不知情的人还在沉睡。

“这是我的女朋友,Brenda。”摇晃的酒杯,嘈杂的音乐,错乱的灯光,一切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Thomas在黑发女孩的额头上落下一吻,Newt感觉心脏正在坠落至无底深渊。

混乱终结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我希望你别再来找Thomas了。”雨声很吵,Newt要很费劲才能听清Brenda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他。”

Newt觉得自己被雨水淹没了,这很可笑,他并没有淋雨。他推开门,房间温暖的空气被凛冽的寒风击碎。雨点打在他的脸上,钻进他的领口,眼睛里有什么湿湿的,大概也是雨。

“Newt!”他听见Thomas的声音,带着点挽留意味的悲鸣。别这样,别这样Tommy,他在心里默念,背对着Thomas义无反顾地冲进大雨中,路灯的光芒阴暗柔和。

汽车不停地鸣笛,Newt头痛欲裂,背后传来的力道把他推向路边的积水。碰撞的声音,有什么东西重重摔在地面上,Newt下意识地回头,积水变成红色,在马路上如病毒般蔓延。 雨还在下,血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又被冲淡,Newt看着他的脸,没有想象中的狰狞,只是睁着眼睛,身体还在失控地抽搐,长长的睫毛被打湿了,像破碎的蝉翼在风中颤抖。

“Tommy。”Newt的手无法控制的抖动,掌心的血迹让他有种受伤的人是自己的错觉。 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推开,Newt的指尖终究没有触碰到他的唇。

Brenda的哭泣充斥在耳边,Newt看着他被抬上救护车,太晚了。

然而坐在Thomas身边的人始终是她。

Newt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很难受,他漫无目的地行走,下意识地回到车内,取出钥匙,发动车子,然后就这样坐着。

他想起冬天Thomas在起雾的玻璃窗上随手描画,食指在玻璃上摩擦发出怪异的声响。他伸出手指,顺着水珠落下的痕迹轻轻描绘,在车窗上留下一道血迹。

液晶荧屏上的数字发着莹莹绿光,轻微的闪烁,Newt看向时钟,一点整。

凌晨一点钟,Thomas停止了呼吸。


End

-------------------------------------------------------------------------

在连续下了半个多月的雨后,本地终于迎来了----阴天【手动掀桌】。我在雨夜的凌晨一点钟开写了这个小短片,虽然写完的时候雨已经不下了,太阳却还是没出来。

这是一个暗恋的故事,一见钟情的时候对方已有对象,小心翼翼地掩饰还是被对方的女友发现,最后三人对峙修罗场的故事。

为什么是brenda?因为thomas最后和brenda在一起了啊。


评论(5)
热度(15)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