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TSN-ME】孤岛(二)

社交网络同人
cp:Mark/Eduardo


“那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Sy抬手看了眼手表,在对方律师点头同意后开始整理桌面上略显凌乱的资料。
Eduardo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对着某个方向出神。Sy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等他开口Eduardo突然说话:“没想到还能看见你。”
Sy笑了笑:“怎么,你认为Zuckerberg先生会因为当年没有胜诉把我炒了?”
Eduardo微微侧着头,像在思索如何措辞:“我只是有点惊讶,能够长久地呆在他身边的人并不多。”
“呆在他身边工资高。”Sy的表情带着一丝狡黠。Eduardo不置可否地笑笑。
“说起来原告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露面?”
“Schrems先生现在在欧洲组织一个抗议facebook侵犯隐私的游行···相信我,你不会想见到他的。”Sy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整理文件的手慢了下来。
Eduardo讶异于Sy少见的面露难色,挑了挑眉:“太难缠?”
Sy没有说话,他慢条斯理地把文件夹放进公文包,摆正椅子,然后看着Eduardo,眼中是刚才在听证会上都未曾流露的严肃:“太聪明。”

Mark听见背后有人关灯的声音,他想跟警卫说一声晚点再关,回头却看见Chris。
“现在几点了?”
“八点。”Chris面无表情地回复。Mark有种他在回避自已视线的错觉。
“你平常不会这么早。”
“偶尔也要放松一下。”Chris最后对Mark微笑了一下,急匆匆走出大门。
回避感越发强烈了,Mark喝了一口手边的红牛,不动声色地走到窗边,小心地贴着墙壁避免被人看见。
Dustin站在里办公大楼的对面,Mark能看见Chris背对大楼穿马路的背影,有几辆出租车在他身边呼啸而过,Dustin的脸上是露骨的担忧。
Mark不自觉地抿着嘴,沉默地坐回椅子上继续敲敲打打。

“War~~do!”Dustin刚一脚踏进酒吧,就对着Eduardo用极其怪异毫无美感的语调大喊大叫,Chris毫不客气地对着他的后脑勺拍下一掌。
“轻点Chris!我的天才小脑瓜都要被你拍坏了!”Dustin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挥舞着试图反击,被Chris无情打开了。
Eduardo笑了起来——来到加州后第一次体会到一点点轻松的心情,Dustin看上去真的一点也没变,至于Chris······他也不好说,可能成熟了些吧,毕竟不是大学生了。
Eduardo发觉自己在想到“大学生”的时候莫名心痛,但只是那么一刹那,因为下一秒Dustin巨大的笑脸已经完全覆盖了他的所有视线。
“Wardo,我真的没想到~~”Dustin还没说完就给了Eduardo一个大大的熊抱,导致Eduardo完全没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
“快点把手撒开Dustin,Eduardo快不能呼吸了。”Chris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端了两杯啤酒过来,揪住Dustin的后衣领强行把他从Eduardo身上拽开。
“没关系。”Eduardo轻轻拍了一下Chris的胳膊,后者回以一个了然的微笑,然后猛的松手。
Dustin不满地瞪了Chris一眼,假装喘不过气咳嗽了两声,然后又是一脸兴奋:“我们多久没见啦,5年了吧?”
“是啊,”Eduardo微笑着说:“时间过得真快。”
“你都不联系我!那个时候也没留联系方式······”Dustin小声嘟囔着,似乎觉得这话不适合说出口,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Chris,Chris脸上写满了“快闭嘴”。Eduardo没接话,只是继续维持着脸上温和的笑容。
“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见面了,以后多联系不就行了。”Chris的语气很平淡,有种总结陈词的意味,Eduardo想着是不是Chris平常对记者发言习惯了,说话带着点官方的感觉。
“我看见Dustin的短信的时候还愣了好久,我都不知道你们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
“这个简单嘛,你忘了我最擅长什么了?只要黑进Sy的手机······嗷!”Dustin话还没说完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坐在对面的Eduardo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他能感觉到Chris踢Dustin的力道之大,桌子都颤了一下。
“Chris你干什么啊!好痛啊啊啊!”Dustin捂着膝盖鬼哭狼嚎,Chris完全不理他。Eduardo看着眼前打闹的二人,心情终于完全放松下来了。

Mark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这对他来说很不寻常,因为他通常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没有目的的事情上。
一定要给现在的自己找个理由的话,那完全是Dustin的错,因为他今天喝太多红牛,导致冰箱早早空了,于是敲代码敲到背脊僵直的Mark Zuckerberg找不到有助于保持清醒的食物,只好自己出来买。
对了,说到自己出来买,这事Chris也必须负一半责任,因为平常这种事都是他干的而且他今天下班太早了。
拎着一大袋数量可观的红牛,Mark在心里一边以超乎常人的速度把Chris和Dustin数落一番,同时思考他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可能性不外乎以下两种:一,他们背着自己约会,但这并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谁都知道Mark对于自己员工的私生活毫不关心,只要不影响工作效率他们就算在公司公然舌吻Mark也不会多看一眼,而且就目前Mark有限的观察而言,他们还没亲密到那种程度。第二种可能就很好猜了,他们去见Eduardo了,就这件事来说,他们隐瞒自己的原因也是相当充分。
Mark不悦地皱起眉头,回想起之前Dustin一脸白痴地问自己有没有联系Eduardo,当时的烦躁现在依然在心头挥之不去。
就在Mark转身准备回公司的时候,他看见了酒吧——一间名字就叫“酒吧”的酒吧,这种文字游戏对Mark来说蠢透了,但Dustin偏偏喜欢得不行,然而这并不是Mark现在心烦的原因。透过开合的大门他看见Chris和Dustin夸张地笑着,两个人肩并肩坐在一起,对面是——当然了,是Eduardo。

“我很抱歉,Wardo,真的真的很抱歉。”Dustin两颊红红的,眼睛因为酒精的缘故水汪汪的,他凑近Eduardo,几乎把所有的重量压在Eduardo肩膀上。Eduardo闻到随着Dustin的话语飘出来的酒气。
“你喝太多了,Dustin。”Eduardo几乎没喝多少酒,他看向同样清醒的Chris,后者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我才没喝多呢!我知道你还在生我们的气······”Dustin现在的语气就和一个撒娇的小孩别无二致,Eduardo强忍住掏出手机录像的冲动,谨慎地扶着Dustin把他交给Chris。
“好了,我们回去吧。”Chris轻轻拍着Dustin的背,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
Eduardo无奈地摇摇头,Dustin还是那么孩子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他抬头,视线却在落到门口的时候凝固了。
“Mar······”他楞了一下,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他仔细寻找却再也找不到。
“什么?”Chris听见声音抬头询问。
“没什么。”Eduardo喃喃地说。也许是看错了吧,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刘海服帖地黏在额头上,有些太服贴了,Mark不耐烦地伸手把刘海拨到一边去,夜晚特有的湿气让头发潮潮的,没精打采地耷拉在Mark的脑袋上。
公司里除了值班警卫已经没人了,Mark沉默着在漆黑大厅内穿行,办公室的灯也被关了,大概是警卫以为他回去了。没耐心把饮料一罐一罐排好,他把购物袋随意往冰箱旁边一丢,反正明天Chris看到了会自动帮他放好的。
他回头,猛的看到一个人坐在他的椅子上,电脑屏幕发出幽幽的光打在那个人的脸上,Mark的呼吸急促起来。
“吓一跳吧?”那个人站起来打开电灯开关,办公室顿时笼罩在一片明亮中。Mark半眯着眼睛,一时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光明。
“Sean。”不用看就知道是他,带着调侃又略显轻浮的说话调调很有辨识度。
“想我了?”Sean夸张地张开双臂,脸上是调笑的神情。
“有事吗?你很久没来公司了。”Mark无视他的调侃,坐回椅子上,查看Sean有没有对他的笔记本做什么。
“放心,没动你的宝贝。”看穿Mark的心思,Sean对他的无视不以为意:“我好歹是有7%股权的股东,难道不应该来看看吗?”
“你应该再早点来,现在是下班时间。”Mark已经开始飞速敲打代码。
“你总不希望我在上班时间和你讨论那件事吧?”Sean保持着不正经的嘴脸,眼里却没有笑意。
Mark手抖了一下,打错了一行,他用力按住删除键,把刚才打出来的东西都删得一干二净。
“我以为我们在这件事上已经达成了共识。”Mark没有看Sean。
“当然,”Sean顿了一下,没有说下去,他随意地走到冰箱旁边,从巨大的购物袋中拿出一罐红牛,“砰”地一声,拉环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件事不仅关系到你我,还有整个facebook的发展,一旦我们输了,损失会超乎想象。”
Mark没有说话,空气中弥漫着焦虑的气息。
“Eduardo知道吗?”Sean突然发问。
Mark终于抬头直视Sean,眼中有不可捉摸的怒意:“他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你应该和他谈谈,”Sean故作调皮地眨眼:“没有别的意思,你知道的,他毕竟是股东之一。”
Mark紧抿嘴唇沉默不语,Sean自顾自地喝了一大口红牛,因为冷打了个嗝,他看着易拉罐嫌弃地咂嘴:“啧,我是永远也受不了这玩意的味道。”
Sean背对Mark挥挥手,大摇大摆地走出办公楼。Mark目送他远去,安静地坐着,过了一会像是下定决心般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你好,Zuckerberg先生”
“Sy,明天的听证会,我会出席。”
“那可真是个好消息。”
Mark凝视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发出微不可闻的叹息。

评论(5)
热度(24)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