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TSN-ME】孤岛(七)

社交网络同人

cp:Mark/Eduardo

时钟不紧不慢地走动,下班时间到了,facebook的员工开始陆续往外走,Chris和Dustin好脾气地对着每个上前告别的员工予以微笑,Dustin在说话的同时还要观察Mark是否发现了他的异常,事实证明他多虑了。

“他们都问我怎么会留下来加班,他们都不问你!”Dustin气鼓鼓地抱怨。

“因为你能不加班就不加班。”Chris冷淡地指出重点。在嘱咐警卫他们会在这里待很晚后,他坐到Dustin身边,看着Dustin的屏幕跳出一行行代码,Dustin双眼紧盯屏幕,嘴唇轻抿,和平常嬉笑玩闹的样子不同,Chris眼中落入一个认真的侧脸。

“我觉得自己就像在碟中谍里,太酷了。”Dustin保持着认真的劲头在键盘上死命敲打,眼中是掩藏不住的兴奋。

“黑自己的公司并不酷,你应该少看点特工电影。”Chris边说边回忆上次看完王牌特工后的Dustin一度扬言自己在Mark的脑袋里植入了工作狂芯片,一想起那个时候Mark阴沉的视线他就后背发凉。

“进度怎么样?”Chris抬头看了一眼Mark的办公室,从他这个角度看不到Mark,但是里面灯还亮着,说明Mark还没走。

“没什么问题呀……”Dustin疑惑地嘟哝着:“我天天维护服务器,有什么问题能瞒过我?”

“你和Mark编程谁厉害?”Chris淡然发问。

“当然是Mark。”Dustin嘴上说着,手指还在高速运作。

“如果他不希望你知道,那你肯定不会知道。”

“可是他能有什么……”Dustin的话未说完,剩下的一半消散在空气中。

“怎么了?”

“有些数据不对劲。”Dustin下意识地压低嗓门,神秘兮兮地瞄了一眼Mark的办公室。

“能查出来吗。”Chris看着屏幕上飞跃的代码,太阳穴一跳一跳地隐隐作痛。

“能,不过要花点时间。”Dustin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笑容满面地说:“我能叫两个实习生来帮忙吗?”

Chris静静地盯着他不说话,Dustin继续保持可爱笑容。

“赶紧干活。”

“好的。”

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Chris吓得一抖,Dustin差点把键盘砸了。两个人齐刷刷抬头看向Mark,Mark则面无表情地径直走向员工休息室,从冰箱里一次性拿了五罐饮料后依然面无表情地走回办公室关上门,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看他。

Chris直到Mark关上门才发觉Mark的衣服还是湿的。

幽蓝的光打在Dustin脸上,在他的眼底反射出异样的兴奋。Chris把大厅里的灯关了大半,只有中间一条通道是明亮的,他看着Dustin几乎快扎进显示屏的脑袋,微微一笑。

“Dustin,差不多该走了,再待下去Mark会起疑心的。”

“他会注意到我们在这儿?”Dustin忽闪着大眼睛,一脸天真。

“他无视我们并不代表他看不见。”

Dustin点点头,把笔记本收进包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再度开口:“晚上能去你家吗?”

Chris愣住了,眼中有着Dustin无法理解的情绪。

Dustin被Chris的反应弄得不知所措:“怎么了?之前不也……”

“噢,没什么,就是……没事你来吧。”

Dustin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哦,你男朋友如果介意……”

“不,不是的。”Chris迅速打断了Dustin的话:“我们已经分手了。”

Dustin难以置信地瞪着Chris,Chris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别过头避开他的目光。Dustin嘴巴半张着,想问些什么最终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近日,facebook隐私案的原告Max·Schrems先生出席在欧洲举行的游行活动,该游行旨在反对facebook侵犯用户隐私,Schrems先生以原告方代表的身份公开进行演讲。”

酒吧内人头攒动,没几个人注意电视在播什么,只有Eduardo凝视着电视屏幕,镜头中的Schrems穿着黑色毛衣,休闲打扮使他看上去比在听证会的时候更像大学生。他与周围的人一起举着牌子,上面写着各式各样的标语,他和周围的人说话时也始终面带微笑,但Eduardo没有忽略他在和善笑容下隐藏的尖锐目光。

“电视上的我看上去年轻多了。”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Eduardo一跳,他坐直了瞪着旁边那个人,却在看清是谁时呆住了。

“吓一跳吧?”Schrems笑着说,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我刚才看见你的时候也很惊讶。”

Eduardo有那么一瞬间疑心这并非巧合,但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再怎么说Schrems也不可能无聊到监视自己的地步。然而打消疑心不代表没有嫌隙,Eduardo不置可否地转过头,拿出钱包准备买单。

“我还以为你会更友善点呢。”Schrems听上去并不介意Eduardo的行为。

“我认为现阶段我没什么对你友善的理由。”Eduardo直视着他的眼睛,尽量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愤怒。

“诉讼期间不管多么微小的捕风捉影都可以造成致命伤害,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有经验多了。”Schrems的嘴角微微上扬。

Eduardo无视他的挑衅,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和我说话?”

“我的律师说你已经不用出席听证会了,所以禁止私下接触的条例暂时取消。”Schrems耸耸肩,说话的口气轻松随意。

“所以你为什么会想和我说话?”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因为觉得你很了不起。”Schrems喝了一口酒,目光飘向电视屏幕。

“了不起?”

“当初的股权稀释案闹得那么凶,我还以为你不会出席听证会呢,可是你为了facebook的利益还是来了。”Schrems顿了顿继续说:“股权稀释也是,发现自己被设计了就立刻诉讼反击。你为了自己的利益能迅速分辨立场,我认为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

Eduardo默默听着,头微微低垂,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或许哪也没看。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你又是为了什么呢?这样大费周折,提出的赔偿金却那么少。”Eduardo抬头看着Schrems。

Schrems慢慢对上Eduardo的眼睛,眼中闪烁着坚定的神采:“我相信每个人的权利都不可侵犯,我在为自己的信仰而战。”

有一瞬间Eduardo晃了神,那种带着坚定和深邃的神采太过熟悉,让他想起每次Mark反对他提出的广告计划,一遍又一遍重复着“facebook很酷”的时候,眼里也有这样的光芒。

金钱从来都不是他的最终目的。


Dustin抬起头,面色惨白地看着Chris。Chris对上他的视线,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600万,Chris。”Dustin的嗓子哑哑的,完全没有昔日的活力。

“我知道。”Chris止不住地感到疲倦,他已经连话也不想说了。

“怎么办?”Dustin因为连续熬夜而通红的眼睛看上去要哭了:“600万用户资料被窃取了,可是Mark不但不跟我们说,还想掩盖掉,到底是为什么?”

“你能查清楚是谁窃取的吗?”

Dustin低头看看电脑屏幕,整个人累得快要倒下了:“我查到facebook多了个后门程序,资料就是从后门程序传输的,可是我不懂……这个程序只有Mark有权限安装啊。”

“也就是说他在帮某个第三方窃取他自己公司的用户资料,别打断我,我知道这听上去很荒谬,但除非你有更好的解释否则先别急着跟我争论。”Chris半眯着眼睛,耳边回响着Sean说过的那些话:“他一定是为了facebook不得不这么做。”

“还有,我查不到资料传到什么地方。”Dustin苦着脸,把电脑屏幕转到Chris的方向:“我怀疑Mark发现我们了。”

屏幕一片漆黑,Chris憔悴的脸赫然倒映在上面。

“该死。”他轻轻按住太阳穴,努力克服头疼带来的烦躁感:“帮我个忙,打电话给Eduardo。”


阳光斜斜地穿过建筑间的缝隙落在水泥地上,Eduardo轻踩余辉,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低头前行。他在街对面停下来,在他的正前方,透过落地窗可以看见Mark坐在位置上略显烦躁地搅动咖啡匙。

很少能见到Mark等别人的情景,虽然自己迟到确是事出有因,但此刻Eduardo突然遏制不住恶作剧的念头,想要继续站一会,看看Mark心烦意乱的样子。

不过现在站在街边的自己,看上去是否也像在等待什么人呢。他自嘲地笑笑,慢慢往门口走去。

几乎是刚推开大门他就感受到Mark到视线,他看向Mark,Mark板着脸对他点点头,于是他也礼貌地点头回应。

“你迟到了二十分钟。”Eduardo还没坐下Mark就开始说话:“考虑到今天的交通状况迟到是完全正常的。”

“抱歉。”Eduardo微笑着说。

Mark突然不说话了,抿着嘴唇像在思考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过来吧?”

“知道,Chris告诉我了。”Mark在提到Chris的时候视线飘向别处,Eduardo猜测Chris一定用了什么极端手段才使得Mark同意此次见面。

服务员带着专业性的微笑上前询问Eduardo想喝什么,Eduardo看了一眼Mark:“和他一样就好。”

“这很难喝。”Mark很直接地回应,完全不管服务员略微尴尬的笑容。

“没关系。”Eduardo友善地对服务员笑笑,待服务员走后对Mark说:“我不知道你现在会在意食物口味了。”

Mark沉默着,眉眼低垂。Eduardo望着窗外,街道上行人神色匆匆,他缓缓开口:“我可以问问那个协议是什么吗?”

Mark抬头看着他,有点惊讶:“他也告诉你这个了?”

“他告诉了我很多事,当然,他省略了中间让他气到心肌梗塞的谈话过程。”Eduardo的视线回到Mark身上:“你真的让他挺累的,没必要这样。”

“我会给他涨工资的。”Mark直视Eduardo冷静地说。

Eduardo轻轻叹气,但他没再说什么,眼底有些许黯淡。

“你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Wardo,你生气了。”Mark不依不饶地说着,Eduardo知道在得到满意的回答前Mark会一直重复强调这句话。他深深叹气,心里多少有点同情Chris了:“我没有生气,真的。”

“但是你对我很不满。”

“是的。”Eduardo干脆地承认了:“而且我可以告诉你Dustin和Chris现在的心情跟我一样,或许比我还要糟糕得多。你得到你想要的回答了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个问题,你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

Mark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像是被什么刺伤了:“Chris会直接告诉我他对我很生气,Dustin也会几天不理我,但是你从来都不会说也不会表现。你每次都露出那种微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然后挑一个最不好的时机爆发,而我根本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Eduardo下意识地攥紧拳头,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他试图让自己不要失控。服务员悄无声息地将咖啡端上桌后迅速离开。

“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可以对着服务员说这里的咖啡很难喝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为什么不?我付了钱。”

“付了钱就可以随意伤害别人的感情?”

“如果在意感情就别给商品标价了。”

“金钱只是手段,因为你根本不会对任何人付出感情,让你付出的唯一方式就是钱!”Eduardo指尖泛着可怖的苍白,他克制着不让自己的嗓门太大,但临近几桌的顾客还是纷纷侧目。

Mark凝视着Eduardo,眼中是看不透的复杂情绪:“你是在说咖啡还是在说你自己?”

Eduardo的手慢慢松开了。

“你说过会拿走一切,而你只拿走了钱,所以我有理由认为你想要的只是钱。”

“我说过我想要你的注意,你只是没有听。”

长久的沉默,周围的人来来去去,没有人在意他们眼角的落寞。

“我觉得我还是谈谈Chris交代我询问的事吧。”Eduardo眼神空洞地盯着桌上某个点,声音恢复平静。

Mark低着头拒绝回应。

“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你可以告诉Chris。他是想要帮忙的人。”

“你不明白,Wardo。”Mark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的声线微微颤抖:“我不能……”

Eduardo疑惑地抬头。Mark没有看他,他的视线在窗外飘忽不定,神色中有少见的动摇。心口有什么情绪正在缓慢地流淌着,迫使Eduardo想开口说些什么,想要伸手抚平Mark眉眼中不易察觉的慌乱。

“不管你曾经做了什么,我肯定你绝对不会伤害facebook。Chris告诉我的事情,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但是至少让Chris知情,我不希望你失去他对你的信任。”

Eduardo拿起公文包准备离开,Mark突然叫住了他:“Wardo。”

“如果你需要我道歉,我可以道歉。”

Eduardo平静地摇头:“不,你不需要这么做,我知道在你心里你从来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说完这句话,没有再回头,缓慢地走入街道将自己的身影淹没在人海中。

评论(9)
热度(35)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