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幻红/红银】求不得

天空还覆盖着阴影,细微的光芒刺破黑幕,再过一会太阳就会从东边冒出来了。

旺达用力抹去鬓角的汗水,小腿在长久的奔跑中失去力量,她能感受到膝盖在微微发抖。凌乱的呼吸令肺部隐隐作痛,她抬起头,清晨的阳光零零碎碎地落进眼底。她目光涣散,体力透支使得她无法看清周身的事物,视线所及只有一片模糊。

这很好,她在心里默念。就像以前一样,就像所有皮特罗还在的日子一样,她被温暖的气息包裹着,快速掠过整个世界,能听见的只有彼此清晰的心跳声。

剧烈的咳嗽打断她的遐想,她无法克制地停下脚步,双手支撑膝盖。空气还带着冷冷的潮湿,她止不住地咳嗽直到泪水涌出眼眶。她听见胸口轰鸣的心跳渐渐平复,身体的温度一点点下降,寒冷再度环绕全身。她下意识地拉了拉披肩,艳丽的红色不能带来一丝温暖。

不能停下,不能停下。她在心底催促自己,想要再度奔跑,但颤抖的双腿令她步履维艰。

“该死。”她用力咬住下唇,对着空气宣泄无处安放的愤怒。

她感知到周围有人存在,就在刚才——或许更久。直到停下来之前她都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无法触及的回忆中,现在渐渐冷静下来,她感受到了除了自己之外的另一个人。

而那个人正在注视着自己。

“你什么时候在这儿的?”她深吸一口气,微微仰起脸望着天空。

深绿色的身影很快下降到旺达身边,幻视凝视着旺达的双眼,以平缓的语气轻声说:“从你到这里开始。”

“所以你一直在这。”旺达的声音里并未有任何不快。幻视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情,怅然若失却又无动于衷,她似乎对身边的一切都没什么兴趣。

“罗曼诺夫女士在找你。”对上旺达困惑的目光,幻视耐心地解释道:“他们发现你不见了。”

“我出来这么久了吗。”旺达喃喃自语,并不在意回去后队长或是其他什么人的反应,一顿说教加上一点关怀,她已经习惯了——并没有刻意与他们作对的心理,她只是不在乎。

她可能已经不会在乎任何事了。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你的体力透支了。”幻视注意到旺达略微凌乱的呼吸和被汗水打湿的碎发,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关切。

旺达望着远方逐渐明亮的地平线,无声地点点头。幻视轻柔地抱起她,就像他之前做过的那样——只是这次并不需要在支离破碎的城市中快速穿行。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披肩随着裙摆上下翻飞,旺达闭上眼睛将头倚在幻视胸口,熟悉又陌生的温暖包裹着她,心口被什么情绪紧紧揪住,她有哭泣的冲动。

皮特罗,皮特罗,皮特罗。

薄薄的嘴唇吐露微弱的话语,声音很快消逝在风中。幻视默默收紧手臂,装作没有看见旺达眼角的泪水。

缓缓降落在复仇者大厦上,旺达已经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她轻捋被风吹乱的发丝,惊讶地发现复仇者成员集结了大半。

“新情况。”娜塔莎简短地解释着:“市区有未知生物在攻击市民。”

旺达沉默地看着娜塔莎,自皮特罗去世她就没有进行实战了。

“你们的状态可以实战吗?”娜塔莎用眼神示意站在旺达身后的幻视。旺达犹疑地点头,她听见幻视在身后用毫无起伏的语调说好。

任务并不困难,幻视一直在旺达身边,两人称不上合作,多数时候只是幻视在配合她,而她只是肆意破坏阻挠她的一切。

石砖的碎屑四处飞溅,沙尘在空中肆虐,被猩红色包围的旺达有一种孤寂而悲凉的美丽。幻视在离她稍远的位置,远到不会干扰她但可以在她需要的时候出手相助,他能感知到旺达心中流淌的疼痛,还有不知名的愤怒。

有什么地方爆炸了,旺达下意识地躲进附件的建筑,阳光透过窗口映在地上,她伸出手,掌心有血液缓慢渗出来,不是很深的伤口,旺达慢慢握住掌心,疼痛自手掌蔓延至深处。

如果皮特罗还在的话……她闭上眼睛摇摇头,徒劳地想将这个念头赶出脑海。

皮特罗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她身边,以最快的速度带她离开危险,他不会让她受任何伤害,一闪即逝的银色光芒在她身边转来转去,她知道他一直在身边。

而现在她的身边已经不会有任何的光芒了,她低下头,深深厌恶着被回忆侵袭的自己。

她又听到了爆炸声,天花板上落下纷纷扬扬的碎屑,不用看也知道她现在身上盖着一层灰色,泥沙陷入发丝,她躲在阴影处一动不动。

仿佛又回到她剜出奥创心脏的那一刻,复仇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快感,在疾速坠落的城市中,她的心似乎也随之跌落至绝望的深渊。那一刻她并没有挣扎,坦然地面对,甚至有点期待着死亡。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呼唤皮特罗,那个顽皮任性的家伙或许只是在恶作剧,他没有死,他会来救自己。

楼宇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塌。

“皮特罗……”旺达握紧掌心,轻声呢喃着。

你会来吗?

她听见风声,下一刻自己就躺在温暖的怀抱中。石块密集坠落,幻视灵巧地避开危险,最终稳稳当当地停在一座仍然幸存的大厦屋顶。

她没有下来,幻视也没有放开她。掌心依然隐隐作痛,不知为何旺达却觉得好受些了。

他又一次救了她。

旺达感受着阳光覆盖在脸颊上的暖意,她深吸一口气,心底的某处终于安静下来,不再徒劳地呼唤什么。皮特罗已经不在了,他再也不会来了。

幻视沉默地伫立着,旺达的心绪萦绕在他的脑海。他并不是人类,他还不太明白那些情绪,那些在心头悸动的,想要保护某个人,想要一直看着那个人的欲望。他想或许是因为和旺达的共感,所以他的心口也有了淡淡的疼痛。

未来还很长,他还有很多的时间去学习。

永远失去和最难得到。

评论
热度(37)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