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TSN/ME】相交线

上大学之前,Mark其实并不经常熬夜。他超乎常人的智力使得他在学业上不必拼命到损害自身健康的程度,而尽管他对编程有超乎常人的热爱,但有家人的督促,且当时也没有什么任重道远的目标待他完成,他也没多少熬夜的理由。

这种平衡在大学生活中彻底打破,闹腾的Dustin总是有办法变着花样把自己折腾到凌晨两点才睡,而Mark本身也是对作息时间没什么概念的人,经常对着电脑就是一整天。当Mark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地方时,世上所有一切都不会在他眼中。

每每这个时候,与Mark一同费心的就只有Eduardo。Mark费心于屏幕上跃动的美妙字符,Eduardo则费心于如何让Mark的注意力离开这些字符。

让Mark离开屏幕的方法并不多,通常来说Eduardo能做的也就是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身后催促他快去休息,虽然被无视的概率高达99.9%,但只要还有那0.01%在,Eduardo就能达到目的。再不然还有堪称杀手锏的绝招——直接把Mark从书桌边拉开,就这个行为本身来说是非常冒险的,但Eduardo就是有这样的能力在Dustin称之为“死亡视线”的目光中安然无恙,任凭Mark多么不满地瞪着他都能继续发表关于睡眠与健康的演说,感动于这种大无畏的精神,Mark还是会很给面子地耸耸肩,顶着乱糟糟的卷毛一头扎进床铺。

Mark有时候也会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和Eduardo成为朋友,Eduardo当然是个不错的人,但他们之间的差异已经大到就算是Mark也能察觉到。从穿衣说话到专业爱好,Mark找不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

但Mark从来不是会纠结于这种事的人,所以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把自己偷偷复制的门卡塞进Eduardo的手心,在对方有所反应之前就快速把目光移回电脑屏幕。眼角的余光瞥到Eduardo在偷偷微笑,带着一点感动,Mark不露痕迹地勾勾嘴角。

只有置身事外的Chris看穿了两人互相回避的小心思,他罕见地走到Mark身边用力拍拍他的肩膀:“笑一下又不会死。”Mark皱起眉头瞟他一眼不做理会,回头却看见Eduardo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他挑挑眉面无表情地把视线落回电脑。

这样的Eduardo总能让Mark陷入某种熟悉的氛围,带着一点水果酒的香气和暗色灯光的幻影。


认识Eduardo是在一个无聊如常的犹太之夜,被舍友强行拉来的Mark缩在角落抿着嘴不停喝水,连引人侧目的怪异都没有,瘦小的体格让他快和沙发融为一体了,而他也并不在意。因为没有电脑,他只好百无聊赖地将视线在人群中扫来扫去,实在无事可做的时候他也有那么点兴趣观察周围的人,这让他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有点孤独,有点傲慢。

发现那个一身黑西装的男生不算太难,不仅仅是在这种派对上,即便是日常校园生活,打扮得如此一丝不苟也算得上扎眼了。不是说这样不好看——事实上男生修长高挑的身材和温柔得体的微笑在西装的衬托下可谓养眼,这从某种方面来说使得他更引人注目了。Mark在毫不自知的情况下以这种探寻的目光盯着那个男生看了好久,久到男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于是就朝他回望过来。Mark没想到他会发现自己,整个人一怔,半端着水杯不知道该移开视线还是装作没事,局促地眨眼。

那个男生对着他微微一笑。他们的距离不算近,中间还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昏暗的灯光令气氛变得神秘起来,似乎在这片朦胧中,事物都有着超乎常理发展的可能。

于是他不自然地死命往乐队那儿瞧,心底却在用余光瞥见那个男生向自己走来时小小雀跃了一下。 


这样的氛围持续了很多年,Eduardo总是那个先作出回应的人,而Mark总是那个在暗处沉默的人。这样的过程太过平常,以至于Mark忽视了Eduardo偶尔笑容里的倦怠,以至于Eduardo终于无法忍受Mark长久的漠视,用冰冷的手死死捏着Mark的手腕,逼迫Mark看着自己。长途跋涉令他双眼通红,似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他用颤抖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你说落下是什么意思?”

而Mark终于还是直视着Eduardo憔悴的脸,他被雨水打湿的睫毛轻轻颤动,看上去脆弱又美丽。Mark一点也不疼,Eduardo罕见的怒气下依然有难掩的温柔,他想告诉Wardo留下来,呆在加州,想告诉Wardo别去理会那些无聊的广告商,他们能得到的远远不止这些,他还想说很多,但他只是定定地看着Eduardo没有开口。

“你可以不用来接我,也可以否决我所有的提议,甚至可以让Sean住在这里。你做你任何想做的事不用理会我的感受,但我能忍受这些不是因为facebook,而是因为我爱你。”Eduardo的脸慢慢凑近,Mark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扫过脸颊。

“可是如果我不爱你了,你该怎么办?”

Mark抽回手,手腕上有一道清晰可见的红印。他看着Eduardo的背影一点一点走远,离开昏暗的走廊。Sean和姑娘的调笑声隐约传耳朵,伴随一声不大不小的关门声,Mark有种尘埃落定的错觉。

没有怎么办,二进制的算法里只有零和一,如果你不爱我,一切就只能归零。

Mark低着头,疼痛在手腕滋生,细细密密地扎进血管,凝结在心口疼到他喘不过气。

 

Mark很喜欢Eduardo的眼睛。

温柔的,和善的,满含笑意的,困惑的,迷茫的,充斥怒气的,Eduardo的所有情绪都能在他的眼中找到踪迹。

多数时候那双眼睛是温柔的,少数时候会有沮丧,沮丧的原因若不是他父亲,便是凤凰俱乐部。

Mark很不能理解Eduardo为了俱乐部垂头丧气,当然他曾经也想进凤凰俱乐部,但自从有了facebook他就再也没把俱乐部放在心上——他们眼前是无可估量的未来,而凤凰俱乐部里只有愚蠢的游戏和满脑子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但每当Mark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这样说的时候,Eduardo只是瞪大眼睛,困惑但宽容地说:“那可是凤凰俱乐部啊,而且他们人还不错的,你没必要这么针对他们。”

Eduardo坐在Mark的床铺上,身边铺满了Mark完全不懂也没兴趣的经济学著作,他的神情认真而无辜,仿佛Mark说了什么荒谬至极的话。Mark只好转过身,背对着Eduardo继续编程,将自己的反驳吞回肚里。

Mark不懂Eduardo为什么在某些地方表现得如此愚蠢,就像Eduardo不懂Mark为什么在某些地方表现得极其固执。

“为什么他要把这么多精力放在那个蠢兮兮的俱乐部里?”Mark躺在床上,Dustin和Chris正在打游戏,他对着天花板自言自语。Chris听见了他的声音,放开游戏手柄走到他身边:“你为什么不去问他?”

“我问了。”Mark的回答很简短。

“朋友是需要空间的,你不能要求他所有想法都和你一样。”

“我只是觉得他应该多关注facebook,而不是一天到晚想着讨好那群自大狂。”

“你告诉他了吗?”Chris微微皱眉,讶异于Mark的尖锐措辞。

Mark翻了个身,背对着Chris,他盯着墙壁上虚无的某个点,过了好一会轻声说:“他不会理解的。”

他从来都没有理解,在Mark与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庸人的对抗中,Eduardo从来都是站在大多数的那一边,尽管他会和Mark待在一起,尽管他望着Mark的时候是满眼的柔情,但Mark知道他从来没和自己在一起过。

Chris沉默了很久,最终只是说了一句:“Mark,你们不合适。”

 

是啊,不合适。

 

他们认识四年,从来没有争吵过,多数时候Eduardo会纵容Mark不予解释的任性,Mark也会妥协于Eduardo的好意。在那场震惊众人的事件爆发之前,Mark从没想过Eduardo愤怒的时候会如此可怕,他甚至没想过Eduardo也会有愤怒的时候。

然而他也只是坐在那里,用冷静到堪称无情的声音说出一两句很简短的句子。严格意义上说他们甚至都不算在争吵,Eduardo单方面宣泄着自己的不平,而Sean只是从头到尾喋喋不休。

他们从来没有好好对话过,Mark大多数时候忽视了Eduardo的话题,而当Mark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Eduardo已经不在了。

Mark盯着液晶屏,跳动的字符令他眼睛发酸。些许的困意侵占大脑,他想起自己昨晚似乎熬到很晚才睡,具体时间却记不太清了。

他现在又开始熬夜了,他总是喜欢一下子就把问题解决,专注起来不知道时间。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提醒他按时休息,Chris偶尔过问几句,也只是随意地叮嘱一下,并不会执着到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程度。

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偶尔,在这样的倦怠中,Mark仍然会想起人群中的黑色身影,昏暗灯光下饱含笑意的眼睛,那个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自己身边的男生,说话时带有一点水果酒的香气。

“不错的晚会,是吧?”

“我觉得挺无聊的。”

他们是多么的不同,以至于见面第一句话就截然相反。命运可以让两个相距甚远的人相遇,但两条直线相交后也只能往不同的方向渐行渐远。

电脑屏幕上是Eduardo放弃美国国籍的报道,拥有facebook股份的他,如果被美国移民局判定此举是为了躲避Facebook上市收益所得带来的巨额税收,则将被禁止入境美国。

他合上屏幕看向窗外,阳光很好,楼宇和地面镀上了一层暖融融的金色。他闭上眼睛,任由思绪沉浸在已经泛黄的回忆中。

终是天各一方。

评论(1)
热度(29)
  1. 斑比亲妈古墓 转载了此文字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