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TSN/ME】孤岛(八)

社交网络同人

cp:MarkxEduardo

Eduardo下意识地用指尖轻点桌面,对方已经迟到十分钟了,不过考虑到对方向来的行事作风,他并没有太惊讶。

“好久不见!”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Eduardo猛地坐直往身后看,Sean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从哪进来的?”Eduardo疑惑地说,他的位置正对着正门。

“别看了,我是从后面进来的,为了给你一点惊喜。”Sean藏在背后的右手伸出来,手里还握着一大束花。

Eduardo挑了挑眉,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

“别紧张,我答应Mark要给你送花的。”

Eduardo的表情更不明所以了。

“额……说来话长,总之是好几年前的事了。”Sean完全没有解释的意图,他随意地把花束往Eduardo怀里一塞,自顾自坐到对面翘起二郎腿:“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新加坡?”

“就这两天吧。”明明是Eduardo发起的这次谈话,现在却有种Sean控制主场的感觉。

“叫我来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叙旧吧。”Sean似笑非笑地说。

“恕我直言我们之间没什么好叙旧的。”Eduardo也微笑回应:“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我以为我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了。”

Sean沉下脸,仔细斟酌着该说什么:“为什么你们都问我?噢,我知道,你一定是在Mark那里碰钉子了。”

“如果你不想帮忙,何必透露给Chris?”

“我觉得Mark可能需要一点点帮助,但他坚持要当英雄,我总不能明着和他对着干。我之所以告诉Chris是因为很显然你们之中只有他靠谱。”

Eduardo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眼里写满不赞同。

“别这么瞪着我。”Sean笑起来,厌烦似的挥挥手:“Mark是个偏执狂,Dustin什么都不懂,至于你——情绪化。”

“你这么说是因为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摔了Mark的电脑?”

“不,那件事倒是干得不错,但我指的不是这个。”Sean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晃动:“你把私人感情看得太重,比如现在你明明不需要参加听证会还呆在这里,试图搞清楚一些其实和你根本无关的事情,有多少是为了facebook?”

Eduardo拿起没怎么动过的咖啡喝了一大口,他看着眼前一脸得意的Sean,喉咙莫名发干:“不是根本无关,我也是股东之一。”

“噢,欢迎加入‘名存实亡股东俱乐部’。”Sean做了个夸张的手势,看上去像门口的迎宾小童:“可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Chris。”Eduardo直视Sean的眼睛平缓地说:“他希望我可以把你约到这个离酒店有那么点远的地方和你尽可能说很久的话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溜到你的房间查个底朝天。而且我刚收到他的短信。”

Eduardo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笑着说:“在笔记本上写日志实在是不明智的做法。”

“看来我以后要考虑手写了。”Sean无声地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慢吞吞的说:“以及,你现在已经正式从我的约会名单上除名了。”

“非常感谢,所以我们现在来聊聊正事吧?或者我让Chris告诉我?反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好吧,反正我也不觉得这事能瞒太久,记得告诉Chris我们没完。”Sean无所谓地耸耸肩,凝视着窗外形形色色的美女,若有所思地开口:“几年前,Mark签了一个协议,和……那些人叫什么来着,NSA。”

“NSA?”

“NSA,CIA,都是一回事,总之Mark签了一个协议,一个监控计划,他们可以随时获取facebook的用户数据,所有用户,国内和海外都可以。”

Eduardo难以置信地瞪着Sean:“Mark会愿意做这种事?”

“你以为那些人还会尊重你的自由意志还是怎么的?如果拒绝,facebook可能要至少再过二十年才能上市。”

Eduardo沉默了,他轻轻咬着下唇,过了很久才开口:“为什么你会知道?”

“因为需要至少两个股东签字,所以他找了我。”Sean看了一眼Eduardo的表情,微微一笑:“我知道,我吸毒酗酒劣迹斑斑,不过你得承认在这种事情上,我还是有判断力的。这也是Mark找我的原因——他不会被私人感情蒙蔽双眼。”

“再说了,你当时正和他打官司呢,他想找你也没辙啊。”

“他不会找我的,他不相信我。”Eduardo摇摇头,平静地说:“而且当时我只有0.03%的股份也算不上股东。”

“你得到你想要的了吗?我觉得我的回答还算不错。”Sean又恢复到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整个人往椅背一靠,懒散地看着Eduardo。

“Chris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我也该走了,其实我订了下午回新加坡的机票。”

Sean有些惊讶,他一时想不到该说什么。Eduardo笑笑,声音像在叹息:“我觉得我在这儿呆得够久了。”

“好吧。”Sean憋了一会慢吞吞地吐出两个字。目送Eduardo远去,他立刻拿起手机开始编辑短信。


显示屏的亮度调得有点高,Mark双眼感到些许刺痛,他烦躁地眨眼,无暇顾及这些细小的因素,手指灵巧地在键盘上飞跃。

Rebecca,Jackson,Zoe,Rachel,Celeste……成千上万的名字在一个个快速打开又快速关闭的窗口一闪而过,Mark紧盯屏幕,光线映在他眼底,折射出冰冷的色彩。

“你确定你要这么做?”Sy坐在长桌的另一端翻看文件。

“或者你有更好的办法。”Mark的语速和他的打字速度一样快。

“作为律师,我有义务提醒我的客户尽量避免违法行为。”Sy看着Mark,语气里有着不合时宜的轻松。

“没有证据,没有证人,没有违法行为。”

Sy微微一笑,大约是料到Mark会这么说,他又低头开始翻阅文件。

打印机“滴”地一声打破平静,纸张自动被机器吐出来。Sy走上前去拿起厚厚一沓名单,纸张散发着温热的气息。

“这么多?”

“还没完,不过这些应该够了。”

“足够了。”Sy掂量了手里的分量,淡淡的说:“裂缝一旦出现,崩溃的速度会超乎想象。”

Mark颇为玩味地看着Sy,眼中隐约透着的笑意“会这么顺利吗?”

“原告数量众多的一大坏处就是,只要有一小部分人溃散,就会影响到整个团体。Schrems或许无懈可击,但他的原告们可不都是无法用金钱收买的。”Sy快速浏览着文件头几页,纸张翻动的声音充斥着房间:“一次违法记录,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论,或是两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情在某些时候会成为压倒心理防线的最后一击。”

“既然如此,那就行动吧。”Mark收回目光,兴致索然地吃着罐头。Sy笑笑,迈着稳健的步子不紧不慢地离开了。

Mark闭上眼睛,包裹眼球的刺痛感再次侵袭,他无奈地叹气,走到窗边眺望着远方的高楼大厦,长久的固定坐姿让他背脊发酸,他略显僵硬地转动脖子。手机在桌上震动,Mark回头看见瞬间亮起的手机屏幕。

“你真的不去送送Wardo小甜心?”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的轻浮飘到Mark脸上,他不悦地皱眉:“Sean。”本想不管他,然而短信的内容却让Mark说不出的在意。

Mark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当他在意某件事的时候他就会去做,所以他立刻回到座椅上,驾轻就熟地黑进Eduardo的手机,定位地图上的小红点缓慢移动,最后停在机场。

他要走了,而他甚至都没有告诉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Mark被失望吞没,接着是愤怒,最后是难以言说的落寞。

Mark愣愣地盯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解锁,输入号码,却迟迟无法按出通话键。Sean说的没错,他想见Eduardo,但他不能确定的是Eduardo是否想见他,又或是,见面之后他该说什么。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Wardo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来加州了哦~~”

Mark猛地站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向外冲刺。

评论(6)
热度(37)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