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BvS】Scarlet(lex个人向)

木门在受到外力冲击的时候,会发出沉闷的声音,有点像在敲击老旧的手鼓。

三,二,一,门开了。母亲就是不愿意多花点钱装个结实的锁。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母亲会哭,口齿不清地说一些没人听得懂也没人愿意听的话,父亲会——哦,他的行为模式还是挺难预测的。他当然会打她,这毫无疑问,不过手段倒是很多样化。

今天他似乎喝得有点多,我猜他下手会更重一点,谁知道呢,好像说得他不喝酒就会手下留情一样。

他抓着母亲的头发,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人的头盖骨能承受多大冲击力?我不知道,或许应该去看点这方面的书。

一下,两下,三下,开始出血了。

我现在开始觉得父亲前几天粉刷墙壁是为了凸显血液的颜色了,血迹在纯白背景下有种抽象画的质感。

母亲的头发变成红色了,父亲的手也是。

红色,红色,红色。波长末端,酸性,警灯。

“上帝啊……”

可怜的母亲,神之所以为神,因为他们只会袖手旁观。

“那么想见上帝你不如直接去死好了。”话是这么说,可是每次出医疗费用的人不还是你吗?

好吧,让我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父亲每次都在母亲奄奄一息的时候及时收手,然后目标就会转移到我身上。房间太小了,缩在被窝里没用,衣柜里没用,床底下没用,无处可藏,也不需要藏,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找到我。

被捉住脚踝拖到地上,他是想狠狠踢我,还是捆起来用皮带抽?哪种都很痛,我倒是更愿意他直接踢,捆起来的话,胳膊上的淤青太明显了。

哪种都不是,有点出乎意料,他一路拖着我往外走,这可太狼狈了,脑后勺磕在台阶上的感觉很不好,一直蹭着地面更不好。

不过三十秒之后我就明白了,他是想把我扔在外面,因为他还没等我从地上爬起来就把大门锁上了。这招真是新颖,应该在我的父亲酒后事件表里添个选项。

被人看见穿着睡衣的样子了,真尴尬,还好不是熟人。

母亲又开始哀嚎了。

我开始觉得有点冷了,我忘了自己现在光着脚,脚踝还有一圈血迹,血液慢慢风干,乍一看像道伤疤。

暗红色,不是鲜红也不是紫红。我的脚背是紫红色,母亲的脸现在应该是鲜红色。

白色的东西飘进眼睛里了,很不舒服。

下雪了。

钟声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音乐断断续续的,夹杂着母亲时有时无的哀求,还有隔壁电视机在转播的电视节目。我听见有人在说圣诞快乐。

门突然开了,有点惊讶,我的腿还有知觉所以应该还没在外面呆太久。父亲的脸溅了鲜血,他的手上也全是血,指缝里的血迹很难清洗的。

母亲倒在地上,倒在一片血泊里。她的脸有点模糊,看不太清,不过眼睛似乎是睁着的。

她死了。

我的脚被母亲的血液包裹着,很暖和。

红色还在蔓延。

评论(5)
热度(16)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