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御石】雨

我站在御手洗身边凝视他的侧脸,他身体僵直,双眼无神地注视着前方某个点。

“御手洗,回去吧。”我轻轻地说,生怕打扰他。他的样子看上去像在思考什么,双唇紧抿,皱起的眉头透出丝丝严肃。

他没有回答我,甚至没有偏过头看我一眼,依旧沉默地伫立着。远方传来若有似无的雷声,像是闷在云层中的呜咽。我担忧地望着御手洗,他一动不动,仿佛完全没有听见。

有雨滴掉在地上,在地面砸出密密匝匝的水渍,青草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御手洗的头发湿了,无精打采地贴在额头上,我看了看他插在口袋里的手,知道他准没有带伞,心里不免有些焦躁。

“我就知道你忘记带伞了,总是这样丢三落四的。”我愤愤地说着,下意识地走到御手洗面前:“不是自己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了吗,怎么还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大概是国外也有人照顾吧,我这么想着,心中的愤懑消去大半,心头泛起淡淡的苦涩。

雨越来越大了,密集的雨点落到御手洗身上,他看上很狼狈。他突然往前走两步,我一吓,下意识地倒退。他的眼睛因为雨水的缘故微微发红,我突然有种他在哭泣的错觉。

一定是我的错觉吧,御手洗是不会哭泣的。

我莫名地难过起来,鼻子塞塞的,心口也像被海绵堵住了,御手洗又往前走了几步,他走得很慢,这次我没有后退。

他穿过我的身体继续向前,我回过头,看见他伸出手迟缓地摩挲着墓碑边缘,墓碑上赫然刻着“石冈和己”,我的名字。

“没关系的,御手洗。”我的指尖在他的肩膀停留,他看不见也听不见。背对着我,他的背影透露出深深的疲惫。

我忘了已经过去多久,距离我死去的日子。也许几年,也许几天,人死后时间的流逝便失去了意义,我只是麻木地看着太阳东升西落。

可是我还是会在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一眼认出我生前,也许死后也一直都在等待的那个人,跟在他身边,为他微笑,生气,数落他,安慰他,就像以前一样。

“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也不会再拖累你了。”我轻声说道。御手洗抬起头,茫然地环顾四周,雨水化开他的身影,倾盆大雨中,我的视野愈发黯淡。

也许这就是道别了。我模模糊糊地想着,抬起手,手指的轮廓已经快要消失不见了。我用最后的力气对上御手洗的目光,他的瞳孔里没有我的倒影。

我只想,再为你撑一次伞。

评论(10)
热度(7)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