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御石】漩涡

名为御手洗的那部分记忆,正在我脑海中形成一个巨大漩涡,不断吞噬掉我残存的知觉和情感。

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第一时间会提醒自己叫御手洗起床吃早饭。看电视的时候,会不自觉切换掉他不喜欢的偶像歌手表演。披头士我是不敢听的,但时不时会想找些吉他曲听一听。最令人沮丧的是,每次做饭的时候都会想起御手洗曾经对我厨艺的评价,虽然都是称赞,但“御手洗曾经非常喜欢我的厨艺”这种事,如今只能衬得我晚景凄凉。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久到我几乎想要对着脑子里的御手洗大喊“给我离开这里”。于是在某个午睡醒来的下午,或许是连日来的苦闷给予了我巨大勇气,我突然拨通了那个许久未曾拨过的越洋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了,我不禁开始猜测御手洗是否发明了什么自动接电话机器人之类的新奇科技。还未等我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电话那头就传来懒洋洋的声音:“石冈君?”

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斯德哥尔摩那里似乎还是深夜,一瞬间被愧疚袭击想要挂掉电话,然而如果这样做就更失礼了,于是我攥着话筒哆哆嗦嗦地说:“御,御手洗,你还没睡吗?”

话一出口我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明明打扰他睡眠的人是我啊!

“没有,我还有一些研究工作没有完成,石冈君是怎么了吗?发生什么事了?”

御手洗的声音听上去相当清醒,似乎确实不是被人在半夜叫醒的样子,我内心的内疚稍稍平息,但很快铺天盖地的懊恼再度涌入心底,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打电话给他啊,总不能说“御手洗我想你太多次了,我很困扰,拜托你别在我脑子里出现了!”

这么任性的话当然不能说啊,不过既然电话都打了,或许可以侧面问问他我该怎么办呢。

“御手洗,你有没有……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可能某个人在完全不愿意的情况下还一直想着另一个人?”

御手洗沉默了一会,突然轻笑了一声,显然被我乱七八糟的说法给逗乐了:“什么啊石冈君,你是想说单相思吗?”

我手一抖,差点把话筒扔到地上。

“怎么可能!”我对着话筒大喊大叫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声音非常不自然。

“为什么不可能?”眼前浮现御手洗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样子,那绝对不是什么友善的表情。

我被御手洗的反问噎住,顿时泄了气,也没什么力气反驳他了。照我刚才的描述,不,按照我这段日子不停想起他这件事来说,就算被人认为是单相思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我有气无力地说。

“单相思吗?恐怕没办法解决。”御手洗的语调低了一些:“除非你不再喜欢那个人了。”

御手洗的语气变得非常奇怪,少了惯有的明快,此刻他的声音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低沉,模模糊糊从大洋彼岸传过来,听上去好似叹息。

“能做到吗?”

“我想,应该是不能吧。”

无言的沉默弥漫开来,我的思绪再度变得乱糟糟的,巨大的漩涡再次卷动起来,似乎要把我的整个人生吞噬殆尽。

我挂断了电话。

他不会回来,我一直都知道。只是和御手洗在一起的日子太过美好,让我有种自己还可以回到过去的幻觉。而他亲手为我打碎这个幻梦,却令我跌入更为黑暗的深渊。

从今往后,我只能在漩涡中越陷越深,直至知觉和情感都彻底消亡,直至死亡将我带离人世,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名为御手洗的海水中溺亡。

没有任何出路。

评论(15)
热度(16)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