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BvS/Clex】I hate U, I love U

澄澈的蓝色眼眸在明晃晃的惨白灯光下愈发漂亮,若是这眸子的主人此刻不是眉头紧锁一脸严肃而是面带微笑,看上去一定比现在的样子讨人欢心得多。

莱克斯想象着克拉克笑起来露出光洁齐整八颗牙齿的样子,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从胃部深处涌上来一股强烈的泛酸感令他连着咳嗽了好几下。好好先生的样子光是想象一下就令人反胃,莱克斯半眯着眼睛瞥向观众席上的克拉克,在后者探询的目光下无所谓地笑笑。

检察官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喋喋不休,莱克斯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克拉克稍稍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或多或少带了点不赞同。莱克斯的目光贪婪地获取着克拉克的侧颜,即便带上了呆板的黑框眼睛,他面部轮廓的优美程度依旧没有受到影响。

莱克斯在被告席上站太久了,久到小腿有些许发麻,他不动声色地把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检察官终于结束了演讲,换到律师开始长篇大论。

莱克斯又扭过头去看克拉克,记者先生依旧是认真听讲的样子,时不时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注意到莱克斯的视线,克拉克也向他看去,眼神交错的瞬间,莱克斯用口型说了一句话:不公平。

莱克斯心想自己可是连超人进法院的镜头都没等到就离开了,而克拉克此刻却要坐在观众席上表情呆滞地看完他的整场审判。克拉克似乎是接受到了来自莱克斯的怨念,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莱克斯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一个男人面向着他,双眼通红面目狰狞,似乎是某个被炸死的死者家属。莱克斯翻了个白眼,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这出闹剧。

警察很快就围上来拦着那个男人,但男人突然掏出遥控器,莱克斯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瘦削的身影,怎么也不像是把炸弹绑在身上的样子,扯开的外衣内却能清晰看清雷管的数目。

莱克斯眼睁睁看着男人扑向自己,连躲避的动作都懒得做,这样数量的炸药一旦爆炸,以目前的距离来说他只会尸骨无存。

莱克斯轻轻挑眉,薄薄的嘴唇张开又合拢做出一个好看的口型,他吹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口哨。

那个人一定能听见。他阴鸷地微笑起来。

没有人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一道模糊的运动轨迹将那身穿炸弹的男人带到遥远的天际。湛蓝的天空下绽放出一朵小小的烟花,在明亮的日光下不怎么起眼。

莱克斯低下头,新长出的头发在他脸上投下阴影,他闭上眼睛,吸了吸鼻子,肩膀小幅度地抖动着,喉咙里挤出细碎的笑声。

蓝色的眼眸突然就出现在眼前,清澈地似要把他淹没。莱克斯一瞬间屏住呼吸,下一秒他只能听见呼啸的风声震得鼓膜隐隐作痛。他勉强睁开眼睛,观察一圈自己所处的位置,往下看了一眼小部分塌陷的法院,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起来。

“你再笑我就把你扔回监狱。”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莱克斯收敛了些许笑意,肩膀仍控制不住地抖动:“哈哈哈……抱歉,这实在是太戏剧化了。”

克拉克眉头皱得更深了。莱克斯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完全不在意此刻他正身处高空的事实,两条腿还颇为放松地晃动着。

“这么说你没能救得了他?我是说……”莱克斯伸出细长白皙的食指对着远处的天空指指点点:“虽然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五的可能你是救不了的,不过这依然会使你高高在上的神明形象受损。”

克拉克凝视着残破的法院,沉默着收紧手臂。莱克斯听着自己的骨节在收到挤压后发出的声响,痛感越来越强烈,莱克斯控制不住地发抖。克拉克感受到他的颤抖,逐渐放松了力道。

“是你干的,对吗?”克拉克把脸埋进莱克斯的脖颈间,声音闷闷的。说话的热气喷在莱克斯的皮肤上,莱克斯不自然地缩了缩脖子。

“我看见了,那些炸弹上面印着……”

“Lexcorp.”莱克斯懒洋洋地帮他把话说完,他伸手环住克拉克的脖子,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摩挲着克拉克结实的肩背:“哦,亲爱的克拉克,人类是危险的动物,一点点失去亲人的痛苦,加上一个唾手可得的机会,就会调和成难以挽回的后果。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呢?难道只是为了考验你在危险关头是否会对我存留那一点点怜悯之心吗?”

克拉克慢慢抬起头,湛蓝的眸子直直望进莱克斯的瞳孔里去,大约是愤怒或是其他什么情绪,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充血。

“我会救你。”克拉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压抑:“你知道我永远都会救你。”

莱克斯笑了起来,伸出食指触摸克拉克的嘴唇,冰凉的指腹在柔软的嘴唇上游走,他轻轻地说:“永远可是个很沉重的词。”

他说完,没有给克拉克开口的机会,径直吻了上去。

莱克斯的手指冰凉,唇也冰凉。贴上克拉克温热的嘴唇,他感到一阵舒适,也不顾克拉克的反应,自顾自地撬开他的唇齿,尽情享受着克拉克带来的温存。

克拉克想推开他,忽而想起此刻他们正处于高空,为了莱克斯的生命安全他不能放手,只好由着莱克斯肆意妄为,僵硬却小心地配合着莱克斯的吻。

直到莱克斯开始呼吸困难,这个吻才迎来终结。莱克斯略显狼狈地喘气,眸子里却满是得意的神色。

克拉克低下头,缓慢而安静地飞行。天色渐晚,他的脸蒙上了一层阴翳。他降落在一条无人的街道,用不了多久警察和记者就会追过来,那之后莱克斯或许还会再接受一次审判,但此时克拉克并不打算考虑这些事。

“我不会原谅你。”克拉克最后看了他一眼,迅速消失在莱克斯的视野中。

强大的气流使得莱克斯的头发有些凌乱,他伸手拨开挡在眼前的碎发,克拉克的拥抱所带来的热量正在迅速流失。他慢慢蹲下来,双手环住膝盖,闭上眼睛听着远处若有似无的警笛声。

“我也是。”

评论(4)
热度(70)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