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御石】牢笼(中)

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气味。

时钟不知不觉走过十二点,石冈依旧在沙发上蜷成一团,茶几上歪七倒八地摆着啤酒罐,地上还有好几听未打开的啤酒。石冈一点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他希望今天自己的脑袋能被胡思乱想填满,或者醉到不省人事直接睡到明天中午。

目光扫过日历,日期数字刺痛了他,他跌跌撞撞地起身,粗暴地撕掉那张纸,有水滴落在地板上,石冈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在哭。

做了几个深呼吸,石冈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什么地方,他张开嘴巴,却想不到可以呼喊的名字。

他无力地垂下脑袋,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脑海浮现。他背靠墙壁,轻轻地,不带任何希望地重复着:“御手洗,御手洗……”

有什么人把手放在他的肩头,石冈抬头,御手洗就站在他的身侧。正午的阳光从窗子外照进来,石冈恍惚觉得背对着窗口的御手洗身体有些透明。

“我一定是喝醉了。”他喃喃自语。

御手洗只是沉默着,眼中有深切的悲悯。

你在同情谁呢?石冈没敢问出口,只是轻轻拂去御手洗的手,摇摇晃晃地走回沙发一头栽进去。

御手洗也走过来,坐在石冈身边。他看了看石冈,石冈茫然地盯着他。

“石冈君,人真是自大又懦弱的生物。”御手洗突然开口,说了一句石冈完全无法理解的话。

“我以前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当然,也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御手洗没有理会石冈的困惑,自顾自地说下去:“神鬼之说只是人类对未知事物的臆想,一切超自然现象都是可以解释的……曾经的我就是喜欢说这种话,心里也对此深信不疑。”

石冈缓慢地眨了眨眼,酒精正在腐蚀他的大脑令他昏昏欲睡,但他努力睁着眼睛,不想漏听御手洗的话,总觉得他在说什么非常重要的事。

“其实那个时候我的话也没错,超自然现象确实有它的解释,只不过不一定是用科学解释罢了。”御手洗抬起手,凝视着自己的掌心:“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御手洗低着头,有几缕头发掉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石冈的视野因为困意而模模糊糊的,御手洗朦胧的侧脸掉在他眼里,竟让他觉得十分难过。

他一定很难过,石冈默默想着。因为那样的表情他在熟悉不过了。

良子死的时候,自己就是那样的表情。

“人的信念,实在是不堪一击。”御手洗像是总结陈词一般,对着石冈说道。

石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起了良子,圆圆的脸,带有可爱笑容的女孩,那是曾经也可称之为“信念”的东西。

“已经没有了。”石冈笑了笑,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走楼梯。”

石冈盯着茶几上的纸条,有点发愣。

他拿起纸条看了好几遍,纸条上的字迹潦草凌乱,收尾飘逸得快要飞起来,石冈眼前不自觉浮现出一头蓬乱的卷发。

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让自己走楼梯吗?石冈困惑地皱起眉头。他所住的楼层并不高,上下楼基本上都是走楼梯的,而且他已经好久没出门了。

不过由于食材匮乏,他今天确实要出门。穿外套的时候石冈疑惑地腹诽,怎么御手洗就知道自己今天要出门呢。

他也没想太多,既然说要走楼梯那就走楼梯吧。他不紧不慢地往楼梯口走,却在路过电梯门口的时候听见“叮”的一声。

金属门缓缓打开,石冈朝里面看过去。里美正站在门边向外看,神色有些奇怪的犹豫。

“里美?”石冈认识里美有些时日了,她就住在楼上,曾经还是石冈的书迷。说是“曾经”因为石冈已经很久没有出书了。

“石……石冈老师?”里美说话时尾音不自觉上扬,像在掩饰什么。石冈正想走上前去再说些什么,里美的手指却猛地按在关门键上。

石冈一头雾水地看着大门在自己眼前关闭,他又想起御手洗的纸条,无所谓地耸耸肩,走向楼梯。

买菜花了比他想象中要长一些的时间,因为想一次性买好几天的量,等到他回去的时候已经快要傍晚了,石冈走近公寓楼,发现有几个警察站在大门口。

“你是谁?”石冈刚进去就被人拦住了。

“我……我叫石冈和己,我就住在这里。”石冈想起自己带了钱包,匆匆忙忙掏出证件给警察看,那两个警察查看了他的证件,冲他点点头。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身后有一个人,大约也是这里的住户,怯怯地发问。

那两位警官对视一眼,像在思考要说明到什么程度,最终个子高的那个开口说道:“电梯井内发现了一位死者,是一位住在这里的女性。”

石冈猛地颤了一颤,目光飘飘忽忽地落在大开的电梯门上。围观者还不多,石冈的视线穿过法医,落在死者脸上。

里美。

石冈还没来得及惊叫或是哭泣,在他的感情恢复运作之前,他看见一个女孩从黑黢黢的电梯口走出来,低垂着头,凝视着眼前的尸体。两侧的人来来往往,似乎没有一个人感知到她的存在。

女孩注意到石冈的视线,她抬起头来,朝着石冈露出悲伤而带有歉意的微笑。

“里美……”石冈喃喃自语,手中的东西已然散落一地。

评论(3)
热度(13)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