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BvS/Clex】余温

*bvs世界观,私设有。

莱克斯独自一人缓慢地行走在人行道上,大都会的街头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到这位大财团的年轻总裁,而他也一脸漠然地享受着这种隐蔽感。

早上出门还是晴朗的好天气,过了中午阳光就被层层叠叠的阴云阻隔了。迎面扑来的凉风钻进脖子,莱克斯下意识地缩起肩膀。

他无神地凝视着道路中间的某个点,看上去和走神没什么两样,这很不寻常,因为通常来说这位天才的脑袋向来都是在高速运转中没有半点懈怠的,然而考虑到今天这个日期的特殊性,莱克斯允许自己稍稍放空一小会。

他不太清楚自己到底盯着青灰色的水泥路面看了多久,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路面已经染上星星点点的水渍,他眨了眨眼,意识到自己的头发湿了。

雨水顺着发梢划过脸颊,冰凉的触感令他感到似曾相识,他双手环抱在胸前,缓慢地蹲下来,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被雨点打湿,微微颤动着。

他倾听着人行道上愈发匆忙的脚步声。直到突然感觉到不再有水滴落在头顶,他疑惑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克拉克·肯特。”他甚至不需要抬头确认就知道是那个人,他有时候也恨透了自己该死的直觉。

“你在干什么?”克拉克的声音听上去还是这么死板,兼带一点点老好人的温存,令莱克斯没由来地烦躁。

“蹲着,请问我触犯法律了吗?如果没有那就请别再多管闲事。”

“你没带伞。”克拉克答非所问。

“有什么问题?”莱克斯皱起眉头。

“你的公司过了这条街就到了,你为什么不去?”

“这是我的公司,我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克拉克停顿了一会,像是在思考某种遣词造句似得,小心翼翼地开口:“莱克斯,你在逃避什么?”

莱克斯猛地抬头,目光中的锐利一闪而过。他站起身,微微挑起嘴角,恢复到以往浑身带刺的嘲讽模样:“蝙蝠先生给你看了什么东西,对不对?我猜是文字资料毕竟那个时代摄像头还未普及到这种程度,于是你只能凭借泛滥的同情心和丰富的想象力臆测此刻我蹲在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马路边上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动机。”

克拉克凝视着莱克斯,压抑的沉默笼罩着他,身高差令他看向莱克斯时不得不低着头,他没由来地感到抱歉。

“不要同情我!”莱克斯语调猛地高了八度,尖利的嗓音配上张牙舞爪的手势劈头盖脸砸向克拉克,莱克斯颤抖地伸出食指指向克拉克,狠狠地说:“不准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克拉克低下头,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很抱歉。”

莱克斯的头发凌乱地挡在眼前,他死死盯着克拉克,咬着嘴唇,沉默了好一会,慢慢说出两个字:“滚开。”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克拉克沉默着跟随莱克斯急促的步伐,他保持合适的距离使得莱克斯依然处在大伞的笼罩之下。莱克斯却不愿领情,一路上脚步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小跑起来,然而克拉克依旧与他保持着不变的距离,连撑伞的手也没动过。

莱克斯急促地呼吸着,双肩微微颤抖,即便是看背影也能感知到他的怒气,克拉克还没有想好自己该说什么,莱克斯猛地停下,令他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脚步把莱克斯撞倒。

“我说了滚开!”莱克斯又恢复了适才张牙舞爪的模样,用力推了一把克拉克,而克拉克也相当识趣地后退一步。

“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提她吗?你只是一个外外星人,异类!我不需要你的抱歉,你的怜悯,收起你那一套假惺惺的高贵姿态!她死的时候你在哪,你没有帮我,没有任何人帮我,你不是上帝!”

莱克斯几乎愤怒地要跳起来,他挥舞着右手打算像刚才那样扭头就走,却被一下子禁锢住手腕,他还未来得及挣扎就一头跌入克拉克的怀抱。

克拉克的声音低沉而温柔,稳稳落进莱克斯的耳朵:“我很抱歉我不是。”

莱克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有什么东西被塞进掌心,莱克斯木木地抬起手,盯着眼前的东西,克拉克絮絮叨叨的琐碎说明晃晃悠悠飘进他的脑袋:“我看了布鲁斯整理的关于你的档案,里面有这张照片,我想你也许会想留着它。今天确实不是个好时机,不过……我只是想第一时间把它交给你。”

照片经历了长久时光的洗礼变得模糊泛黄。莱克斯凝视着照片中依稀可见的女性容貌,和自己相似的面部轮廓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莱克斯又看了眼克拉克,对方脸上是欲言又止的试探神情,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的脸色,右手仍帮他撑着伞。

莱克斯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克拉克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握住莱克斯的手把伞柄的掌控权交付给他,凑近了在他的发间落下轻轻一吻:“别告诉蝙蝠先生我偷了他的东西。”

说罢,带着些恶作剧得逞的得意微微一笑,大踏步走入汹涌的人潮中,宽阔的背影很快消失不见了。

莱克斯把照片放进口袋,望着远方的天空,雨已经小了些,乌云也不似刚才那样密集,大概再过一会雨就会停了。

伞柄仍残留着属于克拉克的温热,莱克斯握住克拉克握着的地方,手心感到一丝暖意。

他转过身,平静地向公司走去。

*Fin

评论(1)
热度(33)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