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御石】超能力

我自认为是比较普通的那种人,审美也很大众,除了偶像歌手以外,电视台播的高人气科幻电影也是我闲暇时比较喜欢看的电视类型。

“那种电影根本不能称之为科幻,毫无科学依据,只是借着科学幌子胡编乱造而已。”有一次我在播放租来的电影光碟的时候,御手洗毫不留情地讽刺道。

“知道啦。”我点点头,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这么些年过去,我已经练就了一边听御手洗冷嘲热讽一边继续看电视的技能。

御手洗感受到我的敷衍,鼻子里微微发出一声轻蔑的气音,转过头去不再看我。

我一边留心着情节,一边回应:“我知道,电影里这些说法都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是剧情很不错所以我会想看啊!”

“这种模式化的剧情我只要看开头十分钟……不,五分钟就能知道它的走向和结局,承认现实吧石冈君,你只是单纯觉得里面这些超能力很有趣而已。虽然我不觉得有趣,但是电影显然满足了你的一些幻想,同时这也是大部分人的幻想,这才是这类电影为什么这么无聊又这么受欢迎的原因。”

我用余光瞟了一眼御手洗,他依旧保持着转过头不看我的姿态,仿佛刚才一长串句子是说给茶几听的一样。

“我确实觉得这些设定非常有趣……当然你不觉得有趣也是很正常的嘛,毕竟你就算没有超能力,也已经拥有拯救他人的力量了。”

我说这些话一半是真心实意,另一半则是希望御手洗在听到我的认同后能够安静下来不再打扰我看电影,然而御手洗听完我的话却突然挺直了脊背,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一脸严肃地盯着电视机。

他该不会对这个电影感兴趣了吧?虽然我很喜欢,但御手洗想来对这些嗤之以鼻,我不觉得他能坚持看完,估计看到一半就喊着好无聊跑回自己房间了吧,我这么想着,于是继续专心看电影。

中途好几次我都忍不住偷偷打量身边的御手洗,我很惊讶他居然还没有走,甚至整个人以一种聚精会神的状态看着电影,我不由得开始怀疑御手洗是不是在暗自和我较劲,想要等电影结束了一次性指出里面所有的错误然后再对我大肆嘲讽一番,想到他上挑的眉眼我就一阵害怕,但是思考了一会我承认自己对“御手洗是否能坚持看到最后”这件事很是好奇,想想自己也已经被嘲笑那么多次了,再多一次也无所谓,于是继续安心地看起电影来。

电影剧情还是挺有趣的,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中途我一度忘记了御手洗的存在,直到片尾字幕缓缓滚动,我才惊觉御手洗还在我身边。

“御手洗?你还在啊。”我的惊讶脱口而出。

御手洗只是朝着我挑了挑眉,一言不发。看他这个样子,我猜他马上又要开始长篇大论了,于是认命地说:“很无聊吧?我猜你肯定想和我说里面的逻辑有多荒谬,科学知识多匮乏了吧?”

“讨论这个其实没什么意义,因为石冈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御手洗居然没有挑刺,我疑惑地看着他。

“其实如果把自己的整个大脑都扔到厨房然后再来看这类电影,也是能够找到乐趣的。”

御手洗果然又说这种话了,我撇了撇嘴:“有这么差劲?”

“有很多常识错误。”御手洗一本正经的样子像个老师。

“比如呢?”我不停地问问题使得自己看上去像个笨学生。

“比如男主的超能力是死而复生,也就是说他的能力一定要等自己死后再活过来才能验证,所以他在失去能力的瞬间是怎么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超能力了?唯一能够证明他没有超能力的方法就是死一次,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就已经知道了,所以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愣了一会,仔细回想了一下剧情,没想到御手洗竟然看得这样仔细,我看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但是在御手洗指出后我确实发现了剧情的不合理之处。

“但是……”尽管已经发现了不合理,我却也不甘心就这样被嘲讽,自知理亏的我小声辩驳着:“也许他是有什么感觉也说不定。”

御手洗眯起眼睛,歪着脑袋看着我:“这世上还有不需要验证,只凭感觉就能知道的事?”

“有啊。”我急急地回应:“喜欢的人是否喜欢自己,不用验证就能感觉到。”

御手洗盯着我,神情既不像嘲笑也不像生气,只是很平静地看着我,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也这样看着他。

“我感觉不到。”沉默了一会,御手洗小声地说。他的嘴唇一开一合,漏出的语句好似叹息。

我被他的反应彻底弄糊涂了,我微张着嘴呆呆地看着他,在他眼里我现在的样子一定蠢极了,可是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提高音量说:“石冈君,我们去散步吧。”

他的语气听上去十分平常。我点点头,迅速把他刚才的样子抛在脑后,和他一起出门了。

那张讲述超能力故事的电影光碟,也被我带出去退还给了老板,后来我又开始喜欢看其他类型的电影,于是讲述超能力的故事,自此之后再没有看过了。

评论(1)
热度(34)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