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御石】十二月的奇迹

我几乎不过节日,大约是受了某个人的影响。只是今天里美说什么也要请我去一家新开的餐馆吃饭,说是平安夜有优惠而且她好几次想去都没有机会,我实在无法推辞就答应了。

晚上到了店里突然接到里美的电话,她急切地说自己临时有工作上的事来不了,为表歉意请我继续在餐馆享用晚餐,费用则由她来出。我当然不会这样做,没有里美的陪伴,我也无心吃饭,起身准备离开了,视线飘向窗外却意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说是熟悉,其实也不正确,那个人穿着黑色毛呢大衣,在街对面面向我站着。他低着头所以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他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分辨出的气场我十分熟悉,我一时愣住不知该怎么办。

我还没有想好该做什么,那个人已经快速走入往来的人群中,向远处走去,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抓起围巾往外跑去。

这不可能,他根本不应该在这儿。我一边追一边向,夜晚的冷风直往脖子里钻,我哆哆嗦嗦地围好围巾,视线却一直不敢离开那个人的背影分毫。

他应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或是其他什么我永远不会去的国外,总之他不该出现在这里,这里是日本,我不敢相信他会回来。

我的脚步逐渐放缓,是啊,他怎么可能在日本呢。可是那和背影却像是感知到了我的失落,也慢下来,好像在配合我的脚步。

我的心底突然涌现出莫大的勇气,就算是认错人也好,我只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他。

我就这样亦步亦趋地跟随着,前面的人也时快时慢,但始终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像是故意不让我追上,但又不许我跟丢的样子,突然他拐进一条街道,我看不见他了。

我急忙小跑过去,长久没锻炼的身体已经充斥疲惫,我大口大口地喘气,发现自己追随着那个背影来到了一个广场,广场中心的圣诞树下站着一个人。夜里气温逐渐变冷,周围只有几对情侣懒散地走着,看上去也像是准备回家的样子。

我缓慢地朝那个人走去,心脏在胸腔砰砰跳动,我一边深呼吸一边祈祷我认错了,但心底又不希望自己认错人,就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已经离那个人的背影很近了。

他就站在我面前,只要我出声他就一定会听见,只要我伸手就一定能触碰到。

而他背对着我的样子,看上去坚定而高傲。那种睥睨一切的孤独感我很熟悉。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伸出手却不敢碰到他。

他依旧站在那里,鬓角的白发上落了雪。

我突然有种感觉,好像过去的几十年来他一直站在我面前等着我走过去。

“御手洗洁。”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已经说出了他的名字。

眼前的人转过身来,微笑着看向我。

他变得不多,只是头发有些白了,面容神态和我印象中没差多少。

雪花逐渐密集起来,脸颊感受到雪花冰凉刺痛的触感,大约是雪花钻进眼眶,我竟然感觉到眼泪慢慢溢满眼眶,视线也模糊起来。

“御手洗……”我一开口,眼泪就滚落下来,我吸了吸鼻子小声说:“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等你。”他简短地说。

我心口那些郁结的疑惑和纠结正在逐渐消散,眼前御手洗的模样清晰起来,我又往前走了一步,这下我们真的离得很近了。

“抱歉,我走得太慢了。”

他笑了起来,微微摇了摇头:“没关系。”

“我一直都在等你。”

评论(4)
热度(41)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