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BvS/Clex】Stupid Love

1

莱克斯坚信克拉克敢于爱他的原因是因为克拉克以为自己不会杀他,但莱克斯知道他真的想杀克拉克,他深深厌恶着超人和超人所拥有的强大力量。这很矛盾,因为他厌恶超人,但若克拉克不是超人,他就不会爱他。

真是愚蠢,他这样想着,轻笑了一声。

正专注于煎锅的克拉克虽然背对着莱克斯,却没有遗漏他的笑声,克拉克转过头看了莱克斯一眼。

“怎么了?”莱克斯躺在沙发上,歪着脑袋,嘴角的笑意还未平息。

“没什么。”克拉克转过头去:“听见你在笑。”

“有什么问题吗?”莱克斯的语气满是惯有的挑衅。

“根据我对你的了解,和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笑声绝不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喜悦。”克拉克的语调很平静,注意力似乎不完全放在莱克斯身上。

“我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莱克斯注视着克拉克不着上衣的背影,夸张地咽了咽口水继续说:“我为你的善良而发笑,或是说,愚蠢。”

克拉克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转身把煎好的鸡蛋放到属于莱克斯的盘子里:“你就当我是愚蠢吧。”

莱克斯瞟了眼盘子里的煎蛋,厌恶地皱眉。

“多补充点蛋白质,”克拉克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微笑着说:“有助于长高。”

莱克斯立刻张牙舞爪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抿着嘴似乎要把克拉克撕碎。克拉克微笑着揽过莱克斯的腰,轻松地抱起他,躲过莱克斯挥舞的手,他在莱克斯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我恨你。”莱克斯被克拉克突如其来的吻弄得不知所措,脸上隐隐泛红,他瞪着克拉克,恶狠狠地说:“我真想造把氪石剑,捅穿你的心脏!”

克拉克等待莱克斯把这句话说完,然后用一个吻彻底堵住莱克斯即将长篇大论的嘴。

2

莱克斯依然会梦见他的父亲。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遇见克拉克后,噩梦的次数直线上升。同样的场景一再重复,老卢瑟歪着头,颈动脉的伤口一波又一波地向外喷血。他死死握住手里的水果刀,却不敢再杀他一次。他浑身是血在空荡的家宅中疯狂逃窜,迎面撞进一个坚硬的胸膛。

惊慌失措地抬头,看见的是克拉克的脸。

他发出尖锐的叫喊,带着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克拉克,他条件反射般地避开。

“又做噩梦了?”克拉克凑过来,淡淡的月光勾勒出他脸上的担忧。

“我梦见了你。”莱克斯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冷冷地说,语调里还有掩饰不住的颤抖。

克拉克没说话,沉默地抱住他。

第二天早上,克拉克欲言又止了好几次,终于开口说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莱克斯愣了一会,点点头,敷衍地笑了一下。

他想克拉克以为昨晚的梦里是他伤害了自己,但莱克斯不会告诉克拉克,梦里面,被伤害的人是他。

3

莱克斯坐在地上,头顶上毁灭者撞出来的大洞不断地往里灌风,他慢慢蜷缩起来,茫然地往底下瞥了一眼,浑浊的液体波澜不惊,宛如一片血海。

克拉克这次大概是真的会死了。

他早就知道那只蝙蝠杀不了他,人类终究敌不过超人。他只是想激怒克拉克。

激怒他、让他失去理智——莱克斯也不太清楚自己这么做的目的,愤怒的超人也不见得比冷静的超人更容易杀掉。

但他就是想这么做,想看克拉克眼底的柔情被愤怒取代,想让克拉克气到对他起了杀心,证明他说的“我爱你”只是一句虚假的承诺。

他扯了扯嘴角,没笑出来,眼泪却掉下来了。

他张开嘴,用最大的力气笑起来,笑声在空荡荡的船舱内回荡,传到耳朵里被扭曲成凄厉的哭喊。

他想起自己日复一日的噩梦,他梦见克拉克血淋淋的脸,带着与父亲如出一辙的伤口,他的脖颈在喷血,但仍艰难地张开嘴,仿佛要说些什么。

莱克斯颤抖着想要推开他,但克拉克的脸越来越近,血液从他的嘴角溢出来,他的声音渐渐清晰。

“我爱你。”克拉克嘶哑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爱你。”

他狠狠抹了把脸,站起来慢慢往下走,水很快漫到腰际,他低下头,水面倒映出他面无表情的脸。

“真是愚蠢。”他喃喃地说。

评论(4)
热度(34)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