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御石】牢笼(下)

石冈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了。

里美死后,他几乎断绝了和外界的联系,唯一需要出门的不过是去买点食物和生活必需品。户头上的钱日益消减,他也没什么感觉。

他坐在书桌前,眼前是空白的稿纸。墙上的时钟滴答作响,响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石冈拿起笔,开始写字。

里美。

里美。

里美。

他一遍又一遍地写着,直到手指发酸再也写不下去。他把笔丢到一旁,凝视着写满字的稿纸。

良子。

他愣住了。稿纸上密密麻麻都是良子的名字。

“石冈君。”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石冈猛地回头,眼前赫然站着良子,圆圆的脸庞上挂着石冈再熟悉不过的微笑。石冈站起身来,急促地向良子走去,良子缓慢地后退。

“良子!”石冈拼命地想要伸手抓住她,却怎样都无法抓住,他急躁起来,加快脚步,正当他觉得良子近在眼前的时候,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胳膊。

“快停下,石冈君!”一声响亮的呼喊爆裂在石冈的耳边,他猛地一颤,回头一看,拉住他的人正是御手洗洁。

“御手洗……”石冈迷惑地转了转头,良子已然消失不见了:“良子呢?”

“根本就没有什么良子!”御手洗气急败坏地喊:“好好看看你现在站在什么地方!”

石冈闻言环顾四周,自己不知不觉竟然一路跑到天台上,右脚正踏在天台边缘,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会跌落下去。他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惊骇地瞪着御手洗,说不出一句话。

御手洗的手还死死拽着石冈的胳膊:“石冈君,离开这里,你一定要马上离开这里!”

石冈嗫嚅着,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御手洗洁罕见地大发雷霆:“你还不明白吗?死在这里就永远也出不去了!”

石冈猛地一颤,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御手洗洁:“御手洗,你······你果然已经死了吗?”

御手洗小幅度地瑟缩了一下,皱着眉头默认了他的说法,他沉默了一小会,继续拽着石冈的胳膊,把他往楼梯口推:“石冈君,快点走!”

石冈被他推着,不由自主地小跑起来,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大堆想问的问题,随着逐渐加快的脚步他的语速也不自觉地快起来:“那,那刚才的良子是?”

“幻觉而已。”御手洗语气冷漠,语速飞快:“他们已经找上你了。”

“你太好控制了,石冈君,这也是他们找上你的原因。死人想要离开这里的唯一方法,就是找人替代他的位置。我相信你多少也在都市怪谈里听说过这种运作机制吧,虽然我也不知道是那个蠢货发明的。”

石冈被御手洗推着一路下楼梯,明晃晃的白墙晃得他头晕,他断断续续地说:“那里美······”

“我不知道他们选中了谁,我只知道那天有个家伙在电梯里设了陷阱,大约也跟你今天中的招数差不多。”

里美的脸浮现在石冈眼前,一瞬间他的心被无尽的悲伤填埋:“你为什么不救她?”

御手洗略显烦躁地咂嘴:“我救不了,你看不出来吗,我都差点没能救得了你。”

石冈沉默了,任由御手洗带他到一楼,公寓大门近在眼前,他只要穿过大厅就可以出去了。

他突然想起了良子,还有里美。

他转过身去,御手洗焦躁的脸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御手洗,你杀了我吧。”

御手洗显然被这句话吓到了,他愣了一会说:“石冈君,你在说什么呐?”

“我不想活下去了,你杀了我吧。”石冈走近了些,愈发靠近御手洗:“你很想出去吧?我愿意帮你这个忙。”

御手洗皱起眉毛,令石冈感到意外的是,他的表情可以说是生气。御手洗伸出手,用力地推了一把石冈,石冈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我不同意!”御手洗的语气冷淡而坚决:“我不想杀你,石冈君。”

石冈低着头,整个人都在颤抖,御手洗盯着他,突然发现他在哭泣。

“我杀了良子。”石冈压抑的啜泣低低地传到御手洗耳畔。

“我知道。”御手洗淡淡地说。

石冈抬起头,讶异地盯着御手洗,眼睛里仍然涌出大颗泪珠。

“你上次喝多了,全都告诉我了。你大概已经不记得了吧。你说你本来想杀良子的哥哥,却因为良子半途冲出来挡在你前面,你捅了她四五刀。”

石冈发出了短促的笑声,听起来好像啜泣。

“她什么都没说就死了。”石冈垂着头,看不清表情:“我不想活下去了,你明白吗?如果能帮你离开这里,或许能减轻我的罪孽吧,你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御手洗沉默了一会,突然大力推搡着石冈,把他向门口推去,石冈完全被他突然爆发的力气控制住,无法反抗地向后退去。

“御······御手洗!”石冈跌跌撞撞地向门口退去,就在他快要走出大门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到大厅中央,他往门口看去,御手洗还站在离大门很近的地方,同样一脸迷惑。

石冈张了张嘴,刚想问点什么,御手洗脸色一变,猛地朝楼上跑去,石冈也急忙跟上,他们一起跑到石冈居住的屋子,石冈看见御手洗的背影一瞬间定住了。

他慢慢走过去,走过御手洗身边,他看见有个人伏在书桌台上,像是在睡午觉般,身体一动不动。

他认出来那个人是自己。

“居然是猝死。”御手洗躺在沙发上,随意地翻动书本,阳光落在他的侧脸,石冈一瞬间恍了神。

“什么?”

“你的死因啊。”御手洗补充道,距离石冈去世已经有些日子了,两人都可以波澜不惊地谈论此事。

“应该是什么突发疾病吧。”石冈呆呆地回答。

“没有别的解释了。”御手洗耸耸肩:“谁让你总是熬夜呢。”

石冈像是真的为自己的熬夜感到羞愧似的,微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不过,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一瞬间,居然不觉得难过,反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呢。”石冈微笑着说,接着他毫不意外地看到御手洗嘴角下垂并挑起一边眉毛的表情——那是御手洗非常不赞同对方的想法,并准备长篇大论辩驳对方的表情。

“好啦好啦,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石冈投降似的举起双手,在御手洗开口前抢先认错。御手洗给了他一个巨大的白眼,再次把实现放回书本。

“话说回来,我一直在想,那天我看见的可能真的是良子呢。”石冈盯着御手洗,若有所思地说。

御手洗转了转眼珠,思索了一会说:“也有这种可能,但是我没看见她,所以我更倾向于这栋建筑里的某个和我一样的傻瓜也没发现你已经死了,还想借助你逃出生天。”

石冈无奈地笑笑,不再说话。

“我可得提醒你这里的生活是很无聊的。”御手洗翻动书本,优哉游哉地说:“我也不是那种会恶趣味地捉弄活人的家伙,所以以后基本就与书本为伴啦,当然如果有新住客来交电费,你也可以偷着看看电视什么的。”

石冈凝视着御手洗的侧脸,认真地说:“没关系,能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御手洗闻言抬起头来,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石冈被他盯得有些心慌,结结巴巴地问:“御手洗,你······你计划要离开这里吗?”

御手洗耸了耸肩,懒散地说:“我暂时没有杀人的爱好,所以看起来我们要在一起很久很久了。”

石冈点了点头,注视着御手洗的双眼微笑起来。御手洗也慢慢绽开笑容:“我很高兴,石冈君。”

门口突然想起轻微的开锁声,打破了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御手洗瞟了眼即将打开的房门,轻声说:“看来有新房客要来了呢。”

他们对视一眼,默契地点点头,在门开启的一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厚重的书本从半空中落下,在地板上撞出一声闷响。

评论(3)
热度(17)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