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

【lunyx】Roman Holiday

“还有十分钟镇静剂就会起效。”露娜凝视着驾驶坐上的人,他的小辫子轻轻晃荡很是惹眼。

尼克斯皱起眉头,瞟了一眼后视镜,露娜湛蓝的瞳孔与他的视线融合:“他们给你注射了镇静剂?”

露娜淡淡地微笑,看不出情绪,她轻声说:“在我睡着之前,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

尼克斯迟疑了一会,他不确定露娜所指的“这里”是哪里。被抢了车的尼夫海姆代表还在后视镜里对警官大喊大叫,道路两旁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手里举着巨大的字牌,尼克斯瞟了一眼,“公主殿下”四个字落在眼里,他乱了心绪。

露娜的脑袋以缓慢的速度向右偏,眼睛一眨一眨,看上去药效快要发作了。仿佛预设好了似得,不远处出现一条岔路。

尼克斯心一横,猛地打转方向盘偏离原定路线。后座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他侧过头去看,露娜已经安稳地倒在座位上,双眼紧闭陷入睡眠中。

露娜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尼克斯的背影。

电视画面闪烁,音量被调得很小,露娜听不清内容,只隐约看见自己的脸一闪而过。

尼克斯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他没回头,懒散地说:“醒了?”没等露娜回答,尼克斯自顾自地说下去:“公主殿下来访的第一天就神秘失踪,整个索姆尼亚都闹翻天了,电视上一直在滚动播放寻人启事。”

他调大音量,新闻主播正用工整刻板的语调播报着公主殿下失踪的消息。露娜看见自己的脸再一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些滑稽,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弧度。

尼克斯左手托着腮,右手玩弄着手心一团小小的魔法火焰,他依旧背对着露娜:“麻烦公主殿下回宫殿的时候,务必向国王陛下解释清楚此次事件的来龙去脉,否则我很有可能被当做尼夫海姆的间谍处决。”

他说这话的语气很平淡,仿佛会被处决的人不是自己。露娜疑惑于他的平静,她微微侧头,想了想说:“抱歉,头脑不清醒的时候总会想做些蠢事。”

尼克斯回过头,沉默地望着露娜的脸庞。与想象中不同,尼克斯的表情既没有责怪,也没有任何急切,他的眼睛如同深不见底的海洋,露娜凝视着他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陷入平静的海面。

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从片刻的失神中惊醒:“我们好像还没有介绍过彼此?”

尼克斯勾了勾嘴角,漫不经心地笑:“我知道你是谁,公主殿下。”

露娜微笑着刺破了尼克斯隐晦的回避:“所以在我们接下来的相处时间里,我一直要称呼你为'王之剑队员先生'吗?”

尼克斯的微笑里带了些许无奈,他听着电视发出的声音,新闻主播还在喋喋不休地重复公主殿下失踪的消息。他熄灭了手心的火焰。

“尼克斯,尼克斯·尤里克。”

尼克斯木然坐在女装店内的椅子上,对着橱窗出神。

“这样够普通吗?”露娜轻手轻脚地靠近尼克斯,尼克斯回头,看见露娜一脸好奇的表情。

尼克斯仔细打量着露娜,他将朋友中唯一的女性克劳作为参照物,以她的穿衣风格为露娜选了一套衣服,外套大了些,衣袖把露娜整只手都盖住了。金发随意地侧编成一个辫子,因为换衣服她的头发有点毛躁,有几缕掉在脸颊旁边。

换掉了之前那条显眼的裙子,露娜现在看上去更接近普通人了。尼克斯满意地点点头:“你收好那条裙子,我去结账。”

收银台的女孩在尼克斯付钱的过程中一直笑嘻嘻地看着他,尼克斯一头雾水地结完账走到露娜身侧,快出门的时候才听见背后那几个服务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嫌弃他作为男友品味实在太过差劲。尼克斯目视前方假装没听见,倒是露娜一下子没忍住捂着嘴巴笑出声来。

马路对面的橱窗倒映着他们两人的身影,露娜纤瘦的体格在尼克斯身侧显得愈发娇小,乍一眼看上去确像是街头一对普通的情侣,不同的也就是有着较于旁人更显出众的面容。

尼克斯侧过头去,发现露娜也在看着他。

尼克斯并不喜欢吃甜食。

准确地说他是不对任何食物抱有情感,对他来说吃饭的意义主要在于生存和补充体力,他不会纠结于味道如何。

不过露娜看上去是真的很喜欢吃冰激凌,从她进店门开始就泛起的微笑和眼底掩不住的光芒,尼克斯觉得不给她买一桌都不好意思,虽然最后他只买了一小盒。

“为了你的健康。”尼克斯非常多余地解释道:“如果公主殿下回去后出现肠胃疾病的症状,我会被队长惩罚的。”

露娜看上去倒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她慢条斯理地用小勺子挖着冰激凌,一边吃一边说:“我真的很多年没见过这个了。”

“没见过?”尼克斯怀疑她用错了词汇。

露娜点点头:“在特涅布莱我不怎么出门。”

尼克斯斟酌着是否要深究她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作为被软禁多年的人质她的口吻听上去不存在任何抱怨,表情也很平静,沾了一点冰激凌的嘴唇甚至勾勒出一抹淡然的微笑。

于是他也应景地微笑,掺杂了几分散漫和职业使然,令他的表情看上去不那么真情实感。他选择性地忽略掉露娜平淡话语背后掩藏的残酷现实,注意力落在露娜粉色的嘴唇上,冰激凌还粘在上面,有融化的迹象。

他将目光移向窗外,下午的阳光很好,只是看着也能感到暖意。

“你一直没问我为什么要逃跑。”

“你不说,我就不问。我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尼克斯依旧看向窗外。

“那现在一定是我最安全的时候。”露娜仿佛被尼克斯的话逗乐了,抿着嘴止不住地笑。

尼克斯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话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疑惑地挑眉:“公主殿下,现在满城的警卫都在找你。”

“我知道。”露娜点点头,笑意还未褪去:“但是,我相信你。”

尼克斯没有接话,右手托腮凝视着露娜的脸。阳光透过玻璃落在她的发梢,呈现出温暖明亮的光泽。

尼克斯远远地眺望着道路尽头的夕阳,露娜在他身侧慢吞吞地走着,如果不是了解公主殿下的秉性,尼克斯甚至会以为她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公主殿下,为了安全考虑,我还是建议你在天黑之前回宫殿。”尼克斯淡淡地说。

露娜低着头,连帽衫宽大的兜帽盖住了她大半张脸,只漏出白皙的下巴和脸侧的金发。她抬起头向尼克斯看去,湛蓝的眼眸染上夕阳金红的色泽。

“你是在委婉地劝说我走快一点吗?”

尼克斯故意板起脸,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是的,公主殿下。”

露娜笑了起来,稍稍加快速度,轻盈的脚步落在金红色的柏油马路上。远远的已经能看见宫殿了,但要走过去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尼克斯想,大约到了宫墙下,守卫认出露娜就会派车来接她,至于自己,估计还得走着回去。

想到这儿,他自嘲地笑笑,瞥了眼身边安静的露娜,她的身形很单薄,面无表情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有些疲惫。

“露娜。”尼克斯轻声说,声线低沉:“你为什么要逃?”

露娜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不会问吗?”

“你可以不回答。”尼克斯的语气很是理所当然。

露娜摇摇头,并不介意尼克斯的突兀,她停下来,仰起脸做了个深呼吸,凝视着远处快要没入地平线的太阳:“只是想最后再感受一次。”

尼克斯止住脚步,回头看着露娜。

“自由。”

她笑着说出那两个字,仿佛背后隐含着的痛苦和孤独只是幻影,而可以预见的凶险未来只是错觉。闪烁着光芒的湛蓝眼眸对上尼克斯的双眼,一瞬间尼克斯真的以为他的担忧可以随着逝去的阳光而烟消云散。

天色又暗了几分,露娜的表情隐匿在阴影下,看不真切,唯有眼中闪烁的光亮落进尼克斯心底,他的心里泛起一圈涟漪。

他与露娜对视片刻,没有说话,朝着原定的方向继续前进。

城墙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清守卫的样子了。守卫似乎也发现了他们两个,正狐疑地向他们走来。

露娜依旧慢吞吞地走着,尼克斯突然停下脚步,他伸出手一把拉住露娜的胳膊:“公主殿下。”

“怎么了?”露娜回头看着他。

“我们······”尼克斯看着她的眼睛,吐出两个字。

我们走吧,离开这里。

他嘴唇翕动,话却说不出口。

露娜凝视着他,眼神逐渐平和。她笑了笑,带着点无奈和安慰的意味,掀开兜帽,转过头面向走近的守卫说话。

尼克斯慢慢松开手。

他顺着露娜的说法,公事公办地回答守卫的问题。露娜的背影倒映在他眼底,他只觉得自己离她十分遥远。

手心的戒指还残留着温度,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现出明亮的色泽。

露娜望向远方,已成为废墟的王都向天空传送着青灰色的烟雾。晨曦刺破天幕打在她的脸上,她没由来地觉得疼。

她能感觉到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有一个灵魂正在消逝。

手上的戒指又沉了几分,她已经不愿去想这枚小小的戒指所背负的生命有多少。有生以来第一次,她的心底生出几分厌倦。

她想起尼克斯的眼睛,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在不经意的时候流露温柔。她其实明白他那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只是说不出口罢了。

也许这样更好,她想着,至少不必给人无谓的希望。

阳光刺得她眼睛生疼,她不着痕迹地叹气,转身向城门走去。

“我们走吧。”她轻声说着,走入难民的洪流中,没有期待任何回应。

评论(5)
热度(14)

© 古墓 | Powered by LOFTER